[同人] 【原创】千年(40楼重新发布)

回复: 【原创】千年

Visians.Z.F.——唐宓(Ada.Tang)
Dream.L.S.——程慕风(Lawrence.Chang)

我看人物介绍的时候就这么猜了,原来没有说出来啊...哎呀,记性好忘性大了

两个人都学会玩神秘,猜来猜去别绕太多弯才好哦。网友+即将合作的PARTNER+好友的好友...关系真够复杂的说~ John和Eric这两小子千万不要捣乱啊,不然,哼哼...几次擦肩而过,期待正式的见面哦!
可怜的小白GG每次都是被人75的对象,连个小孩子都搞不定,那位大小姐岂不是更加难伺候。。。同情一把。。恩恩~

BTW,P&J同学,你的故事很精彩啊,相信有很多人追看的,千万不要灰心哦。年底大家都很忙啦,相信如果有时间一定会RE文的。继续加油啊~

TOP

重贴《千年》

由于原先的ID被系统自动“砍掉”的原因,原先的文章也被屏蔽了,现在我重新贴过~~~

《洛神赋》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
之事,遂作斯赋。其辞曰: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
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末察,
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尔有觌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
之艳也!”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则君王所见,无乃日乎?其状若何?臣
愿闻之。”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
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衤农】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
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
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
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壤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余情悦
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
之。嗟佳人之信修,羌习礼而明诗。抗琼珶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执眷眷之款实兮,惧
斯灵之我欺。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于是洛灵
感焉,徙倚彷徨,神光离合,乍阴乍阳。竦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步
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永慕兮,声哀厉而弥长。尔乃众灵杂遢,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
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从南湘之二妃,携汉滨之游女。叹匏瓜之无匹兮,咏牵牛之独
处。扬轻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伫。休迅飞凫,飘忽若神,陵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
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
娜,令我忘餐。于是屏翳收风,川后静波。冯夷鸣鼓,女娲清歌。腾文鱼以警乘,鸣玉鸾以
偕逝。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于是越北沚。过南冈,
纡素领,回清阳,动朱唇以徐言,陈交接之大纲。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抗罗袂
以掩涕兮,泪流襟之浪浪。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无微情以效爱兮,献江南之明
珰。虽潜处于太阳,长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怅神宵而蔽光。于是背下陵高,足往神
留,遗情想像,顾望怀愁。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浮长川而忘返,思绵绵督。夜耿
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喜欢这样相依的感觉!

TOP

这是《洛神图》哦~~~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喜欢这样相依的感觉!

TOP

这个是人物介绍,大家先看看吧


千年
        故事时间:2004年
        故事地点:HK.China

        人物简介:
程慕风(Lawrence.Chang):出生于1974年5月19日,30岁.两年前接替父亲就任程氏集团总裁.由于极少出现在媒体前,故而成为商界的神秘人物.

黎天宇(Bowie.Lai):出生于1974年9月4日,30岁.任程氏集团理事.和Lawrence是多年的好友,在工作上协助Lawrence作出明智的决定.在媒体上密集的出现率使其成为商界的风云人物.

Dream.L.S. :程氏集团下属服装设计室的首席设计师,其设计的系列以简约,典雅为特色,最具特点的就是他设计的每一个系列中都有一款复古型的收藏件.此人从未在镜上出现,以致变成服装设计界和商界的神秘者.

唐宓(Ada.Tang):出生于1978年9月17日,26岁.是已故园艺家唐伯的女儿,自己经营一家花店叫做For Your Heart Only.大部分时间不在店中,而是到父亲的各个养花点去检查.

江芷珊(Flora.Kong):出生于1976年5月30日,28岁.律师兼程氏集团的法律顾问.在大学时和Lawrence,Bowie结识,成为好友.母亲和Ada的母亲是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她以其敏锐的洞察力和强劲的说辩能力享誉法律界.

Visians.Z.F. :一名神秘的佩饰设计师,设计作品价值不菲,设计风格多变,但以古典造型最为多见,没有任何渠道可知其为何许人.

黎天华(John.Lai):出生于1978年,26岁.Bowie的弟弟,记者.一直试图从各种渠道中找出Dream.L.S.和Visians.Z.F.的真实身份.为人八卦却不失可爱.        (马浚伟 饰)

慕容绍棠(Eric):出生于1977年,27岁.程氏集团下属服装公司的策划部主管,年轻有为,是Bowie和Lawrence的学弟.三人也是好友.是Flora父母收养的儿子.      (苏永康 饰)

Susan:程氏集团服装室专属模特.

区承思(Steven):区氏集团总裁,区家二子。是Bowie的学弟。

区承宇(Ben):区家长子,Lawrence的学长,离异,有一女欧雯(Joey)。

喜欢这样相依的感觉!

TOP

  
        公元232年,曹操之子陈王曹植在陈留抑郁而终,谥号为思,史称陈思王.
        陈思王生时与曹丕之妻甄宓苦恋,后甄宓亡故,植亦返回辖地陈留.据传曹植曾于洛水河畔见到甄宓身着白衫白裙,踏水波而行,自语为洛神.于是挥笔写下<洛神赋>以悼甄宓.陈思王离世后有<洛神赋>留传后世,更有野闻轶史广传曹甄苦恋之传奇.
        玉帝感念二人情路多艰,许二人再世为人,重写情缘,只因甄宓洛神之职尚有几日才算完满,故着曹植先行离去.
        于是,一曲洛神恋曲再现凡间……

喜欢这样相依的感觉!

TOP

(一)
        香港.2004年2月19日 晚 8:00
        服装show的现场
        柔和舒展的线条,缤纷多姿的色彩,在天桥上来往穿行.随着model们的脚步而翻卷的衣衫边角逸着些许灵动.灯光师不停地变换着灯光来衬出model们和穿在她们身上的服装.
        天桥边,簇拥着香港各大周刊报纸杂志的gazetteer们,手中的相机不间断地闪出耀眼的白光,摄象师扛着沉重的摄象机,镜头随着model们来回着移动,以捕捉最佳的摄录位置.
        嘉宾席上,坐着参加服装show的各大集团总裁和主要负责人,也有服装设计界的知名人士,同时几名佩饰界出名的设计师也出席了这次show,不过在三个显眼的位置上却没有人,显然有三个似乎很重要的人缺席了.在其中两个空位的旁边,坐着一个小眼睛的中年男子,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和整个会场的高亢热烈很不相称.


        法国布雷斯特 中午
        乡间别墅二楼大厅
        嵌在墙壁中的巨大电视屏幕上正在play香港季度服装show.长垂及地的窗帘拉着,没有灯光,中午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穿进来,照出一些光亮.暗影中的沙发里坐着一个人,隐约可见他用手扶着额头,斜倚在沙发上,不时会有眼镜片的反光闪动.


        香港
        “各位,刚才你们看到的是程氏集团下属服装设计室本季度推出的系列,接下来是程氏集团本季系列的收藏件Spring Visians,依旧是该集团服装设计师Dream.L.S.的设计作品!”
        司仪的声音刚落,原本明亮的灯光陡然一暗,然后在瞬间转变成了一派青翠欲滴,整个会场回荡起Bandari的<One Day In Spring>.一个绿色的身影从会场的前方飞掠而来,然后轻盈地落在了T形台上.
        银色与绿色的宽大纱袖在风的拂动下飞扬,窄瘦的裙包裹着Susan纤细的身躯,腰后曳出的裙裾随风抛起,肩头的流苏在后背相连,轻轻垂挂在Susan的背上,Susan缓缓而行,尽显飘逸,更绝妙的是整件衣服上用浅黄色的丝线缀上的蝴蝶随着衣裙的摆动也似扇翅飞舞.
        天桥边的赞叹之声不绝于耳.
        “真的好象仙子哦!”
        “就是!Dream.L.S.的每一件复古收藏都是精品啊!可惜他从来不在媒体面前露面,我真想见见他!”
        “人家狗仔队都没有办法,何况是我们啊!”
        “我总有一天要弄清楚他是谁!”
        “别罗嗦了,快看吧!等服装Show结束,被有钱人买走收藏,我们就看不到了!”


        布雷斯特
        暗影中的人很专注地看着,眉头开始皱起,然后一声轻叹传出
        “看来,又失败了!……Why?”
       
       
        香港 晚上12:00
        历时四个小时的服装Show接近尾声.
        “现在由我宣布,本季度新系列服装Show的最佳设计作品有程氏集团的Spring Visians获得,本季度最佳设计师仍是程氏集团的Dream.L.S.!”
        司仪的话一结束,就由程氏集团的负责人上天桥领取奖杯.居然就是那个小眼睛男子.
司仪笑着对站在T行台上的男子说
        “Director黎,今年依旧由你代替你们程氏集团和Dream.L.S.领奖,似乎是众媒体意料中的事情,不过好象他们还是很失望哦!”
        “如果我是Boss呢,我想我一定不用来了,我不是,So,我只能听我Boss的话到这里来了!”
男子笑着回答着司仪的话.原不算大的眼睛此时也已经眯成了线型.
“不然会被炒的!我可不想失去这么一份有如此优厚待遇的工作啊!其实我也不想让各位媒体的朋友们失望的,但是没有办法啦,交友不慎咯!哈……”


别墅里屏幕前的男子嘴角扯起一丝笑,头轻轻地晃了晃.
“不知道是谁交友不慎!咳……”


“还是那个最陈旧的也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那个神秘设计师Dream.L.S.究竟是什么人啊?你们整个集团上层难道真的没有一个人知道吗?”
“是啊!请问你们集团当初又是如何聘请到他的呢?”
“他工作时难道不与别人接触的吗?他的设计作品有怎么提交给上层呢?”
“还有,请问黎天宇理事,为什么程总裁没有出席这次Show呢?他又去了哪里呢?”
虽然只有黎天宇出席,记者们还是抓住机会,不断提出各种关于Dream.L.S.和程氏总裁的事.黎天宇面对铺天盖地的问题,慢慢地回答
“各位媒体的朋友们,其实说实话呢,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想知道这个Dream.L.S.到底是谁,害我每次帮他出席和拿奖都被’围攻’,但是确实没人知道.据我所知,当初呢,也是由已故的老总裁出面聘请他的,而通常,他的工作似乎都是在他的私人空间内完成,设计作品也是通过加密e-mail发送到我的邮箱里,他还装了反追踪系统,根本查不出来.”
说到这里,黎天宇脸上瞬间闪过一丝狡黠的笑,但是没有人注意到,
“而这次程总裁没有出席本次服装Show是因为他在度假,前段时间他的私人医生告诉他,他需要好好休息,所以前不久刚离开香港,至于去了哪里嘛……这个就不能告诉你们了!”
“那请问下季度你们有可能推出怎样的服装系列呢?”
“这个问题本身似乎就是一个问题,Dream.L.S.究竟是谁我们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他下季度会设计出怎样的服装呢?So,我们只能期待下季度的到来了!”
黎天宇在保安的护送下,终于脱出了记者的重重包围,开着自己的黑色BMW驶离了人潮涌动的服装Show的现场.
“终于逃出生天了,真是被你这个家伙害死了!”黎天宇边开车边咕哝着.

喜欢这样相依的感觉!

TOP

屏幕前的人按下遥控板,关上了电视屏幕,他轻轻地站起身.从透过窗帘进来的光映出的影子可以大略看出他很高,修长挺拔的身躯,穿着一件似乎是浅灰色的细线外套,扣子没有扣上,,一只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中,头也不回得往楼上走去.穿过一件类似atelier的房间,拐上角落的楼梯上了四层的天台.他推开天台的落地长窗,在天台靠栏杆的摇椅上躺下,,一双很整洁的手抚过眉梢,摘下了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很轻地搁在了一旁的茶几上,他拉过躺椅上的一条薄毛毯,小心地盖在腹上,然后淡然地合上双眼.
        茶几上的一杯茶冒着几缕白气,几片碧绿的茶叶静静地沉在杯底.没有一点声音,很静,只有几许微风时而吹来,触动轻散在眉上的发丝,黄昏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脸庞上,俊秀的脸上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色,将他脸部的线条勾勒地更为柔和.
        离别墅不远处是大海,别墅前没有其他的建筑物挡在那里,从天台上可以一直看到海那边的地平线.已近黄昏,躺椅上的男子睁开双眼,侧过头,一直望向遥远的天边,那里有一轮落日,正在缓缓地往下坠去,点点落日余辉轻洒在海面,落日旁的红云伴着落日,整个天空铺满红霞,那双黑眸一直看着落日下沉,下沉……直到红轮隐没在地平线之下,才重新隐回眼帘里去.

        “少爷,去吃晚饭吧!”一个人影站在躺椅边上轻声唤着.男子睁开眼睛,看见了旁边的老妇人,露出一个笑.
        “我知道了,四姐,就来!对了,你还是像小的时候那样叫我阿风好了!我习惯你这么叫我!”
        “那……好吧!你难得才来这里住几天,四姐做了你最爱吃的菜,快下来吃吧!”四姐疼爱地轻拍一下男子的手.
        “四姐,小的时候是你把我带大的,现在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很寂寞吧!这次你就和我一起回去吧!你也好享儿孙福啊!这里这间别墅就让娇姐照应,反正她的家人都在这里,不会有事的!”
        “这……”
        “你就当是回香港看住我的怎么样!你也知道,Ben说我的胃不好,要我好好调养,可是我有时候事情太多,所以你可以监督我啊!又要麻烦四姐啦!”他笑着瞧着四姐.
        “好好好!那四姐和你一起回去!”四姐终于答应了下来.
        这时,茶几上的电话响,男子顺手抄起电话,刚看了一眼电话上show的phone code,眉头就皱到了一处.
        “这个家伙,又不放过我,还以为这么晚了都没有来烦我,我可以清静一下,看来我还是错了!”
        他按下接听键,边对四姐轻声说
        “四姐,你先下去吧!我听完电话就下来!”
        四姐点点头转身下去了.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快点睡觉啊!你也算忙了一天了,你的精力那么充沛吗?”他拿着电话说.
        电话另一端的黎天宇已经回到家中,此时正舒适地躺在柔软的床上.
        “再晚也该给你老兄一个Call,报个道嘛!我知道,你呢是不会好好休息的,一定已经看过direct seeding了吧,我看你也看到我被那么多记者围着,拜托以后这种occasion你自己出马啦!怎么说你程慕风,Lawrence.Chang也是堂堂程氏集团的president耶,别老是让我这个集团员工出席行不行!”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话,程慕风无奈地捧起茶杯啜了一口清茶.
        “你知道我不喜欢那种occasion,你不正好趁这个机会Show一下你自己!”
        “哇!你别这么说啊!万一被她听见,我就麻烦大了!喂!你不会是想让我也Say一些关于你的不该说的事吧!”黎天宇坏笑着.
        “Ok!算我怕了你!……对了,Bowie!这几天我不在,有什么事吗?”Lawrence用另一只手拿过放在茶几上的眼镜戴上,
        “那件事情有没有clew?”
        “大事情没有,至于那件事情还是没有任何头绪!根本查不到,看来这个人和某人一样,很mystery啊!”Bowie换了个舒服的gesture靠在床上,边说还边端过一旁的coffee饮了一口,
        “我看,要不先不急找他,到一定时候,一定会有些cues的,这件事先放在一边!”
        “也好,这件事就照你说的,先跳过不提!”Lawrence略点了点头.
        “怎么,听你说话的口气,似乎对这次的Show不够满意啊!”
        “恩!我看了,还是没有我想要的那种feel!”
Lawrence掀掉薄毯站起身,靠在天台的护栏上,远远地看着大海低声说.
“Susan已经很努力了!喂!你是不是demand太高了!”
“我没有blame她的意思!”Lawrence用手扶了下眼镜.
“也许是那件衣服本身的feel还不对吧!”
“你关于你所寻找的feel的作……”
“大哥,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睡啊!”Bowie没有说完的话在弟弟黎天华John进房时硬吞了回去.
“我还以为你溜出我们的surround之后,回到家一定马上睡了呢!”
“喂!Lawrence啊,John这个家伙回来了,这事就先说到这里吧!挂了啊,Bye!”
Bowie示意John先别说话.
“Ok,你们都快去睡吧!我也该下去吃饭了,不然,四姐怕是要上来催了!”边说Lawrence已经看到四姐了
“就这样,Byebye!”
Lawrence把电话放回电话座上.
“四姐,我们走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下了楼.


“哥,你刚才在和Lawrence通电话吗?”John问.
“他什么时候回香港啊?”
“怎么,你想从我这里弄到第一手的新闻?可惜,要付出代价的!何况,I don’t know too!”Bowie又喝了两口coffee说.
“阿John,你快去睡觉吧!你明天早上还要回newspaper office上班呢!”
“Ok!不过老实说,我……”John打了个哈欠,
“我确实很困了,Goodnight!”John边说边走了.
“Goodnight!”
Bowie关上了灯,躺在床上,用手枕着头.
“真是的,这么久也不知道打个电话来,什么时候回来也不inform我们一声,什么出国公干啊,公干连我们都不记得了!到时候别说没有人去接你!”Bowie咕哝完翻个身睡了!

喜欢这样相依的感觉!

TOP

英国伦敦****酒店高级客房内
“Hello!”一个黑衣女子倚着阳台拨通了手机.
“哪位啊?”一间花房内一个扎着马尾,系着围裙的女子脱下沾满泥的手套,接起了电话.
“是我啊!哇!你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啊!你很过分啊!”黑衣女子撇着嘴说.
“喂!你怎么想到Call我啊!你在香港吗?”扎马尾的女子开心地问着走出了花房.
“我现在不在香港,在英国公干呢!过几天才回去.你呢?你又在哪里啊?”
“我在法国的布雷斯特啊!老爸的花房到处都有,我还不得到处跑.虽然有人在各个花房照看,可是我怎么说也要常去看一下啦!不然,老爸会在天上骂我的!幸好店里有Jan她们帮忙看着.”马尾女子望着花房不远处的蔚蓝海水说.
“那你什么时候才回香港啊?”
“下个月吧!不一定,反正到时候再说了!”
“那到时候一定要Call我啊!我去接你啊!”黑衣女子笑着
“带我去吃好吃的吗?”
“我是怕你迷路,被别人拐走了!哈……”黑衣女子夸张地笑道.
“哇!你这么说我,我哪有那么恶劣啊!……我花房里还有活干,改天再给你电话啊!”马尾女子望了望在花房里干活的人说.
“Ok!那你去吧!Bye!”
“Bye!”马尾女子将手机放回口袋重新戴上手套钻进了花房.
黑衣女子把手机塞进皮包,,叫上同事出了酒店.
        “四姐,我差不多饱了,你们自己慢慢吃,我先上楼去了,你们事情作完了也早点休息吧!不用管我了!”
        Lawrence拿起碗筷边说边进了厨房,将碗筷放进了水槽中,他抽了张纸巾擦擦嘴,然后利落地替自己冲了一杯咖啡,端着上了楼.  
        Lawrence一直走到三楼,来到卧室,在窗边的桌前背对着窗坐下,咖啡小心地搁在了桌角.月光越过他的头顶洒在书桌上,泛起银晖.他扭亮台灯,桌上的东西很多,却不显得凌乱.左手边一叠文件,还放着一台电脑;右手边的前方是一个相框,相框里是他和Bowie搭在一起拍的一张照片.相框旁堆着许多书,有几本已经很旧,还泛起了黄色.书桌的正中央端端正正地放着一台手提电脑,不过没有打开.
        他端过咖啡,用匙不停地搅动,却没有喝,似乎在想些什么.就这样,他坐在转椅上望向窗外,一直望向天空.过了很久,咖啡也不再冒出热气,他转过身,放下咖啡,,打开了手提电脑,登录MSN后却发现他的小人是红色的.
        “本来很想和你聊聊,你却不在!可能你很忙吧!Anyway,等我们都有空的时候吧!还有,工作忙也要注意身体哦!”
        Lawrence快速地敲下了一串文字,发送了出去.他把自己的小人设置成了`离开’,关上台灯,进了浴室.浴室里响起水声,盖过了电脑中MSN上传出的声音.屏幕上闪出另一排文字
        “^-^!很久不见,好吗?前段时间都不见你,工作很多吧!说说最近的事啊!你找到那种Feel了吗?”
        水声停了,洗完澡换了睡衣的Lawrence从里面出来,听到MSN上的声音,随便套了件睡袍走到电脑前坐下,再次拧亮了灯.看到对方发过来的文字,他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忙敲下自己的话
        “你还记得这件事啊!不过这次好象还是没有我要的效果哦!”
        “看来你很clinging哦!想过问题出在哪里吗?^-^!”
对方发来的文字后面还缀了个笑脸.
        “他们都已经很努力了,我有时候开始想是不是我寻找的路径有问题,或是我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来诠释!”
        Lawrence将自己吃晚饭时一闪而过的念头告诉了对方.
        有很久,他都没有得到回复,Lawrence蹙起眉头,十指交叉在胸前,靠在转椅的靠背上,黝黑的双眸一直望着电脑出神.MSN再度响起,Lawrence忙看向电脑.
        “很多时候,我会发现原本很nice的配饰在佩戴起来之后却失去了原该有的feeling,后来我意识到可能相同的配饰放在不同的人的身上所展现出的光彩是大不相同的,如果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来配合一副配饰,可能不仅配饰可以衬出佩戴者的独特气质,而同时佩戴者也会带出配饰潜在的自然魅力!”
        看完这一长串文字,Lawrence的眼波闪了一下,轻扬着嘴唇,
        “你的话满有道理的嘛!不过你举的例子倒是很有新意哦!很难会有人想到这种艺术效果的,看来你不简单喔!^-^”
        “看你这么说,是不是想到些什么了!帮你解决了一个问题,有没有奖励啊?!”
        “有啊!不过很小,你不会不要吧!记得到电子信箱里收啊!……一直在说我,你呢?最近在忙什么?”
        Lawrence看着屏幕上的笑脸,也绽开了一个笑.
        “再小我也要!我可是分身乏术啊!满世界得跑,快累死了,所以跑上来和你聊聊,放松一下咯!告诉你啊,我前次和你提过的那盆新品种的兰草吗,在我的精心呵护下,终于逃过了死神的魔掌了!哈哈~”
        屏幕上闪出一大串笑地很嚣张的小脸,Lawrence差点把刚喝进嘴里的咖啡喷出来.
        “你别得意忘形了,你是个女孩子耶!怎么也该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吧!”
        “反正没有人看见,无所谓啊!等我将它养得很nice的时候,再给你看它的样子啊!希望到那个时候,你也已经能够展示出你所期待的令人震撼的灵动感觉!”
        “那我等着看你那盆宝贝了!”
        “哦!有人找我,今天聊到这里啊!Goodluck!Bye!”屏幕上跳出一行字.
        “You too!Bye!”
        Lawrence看到对方的小人变成了红色后,关上了MSN.他站起身走到音响旁边的CD架上找出了一张Bandari的CD,然后把CD放进了电脑的驱动器中,他把整张CD的音乐copy到了邮箱,以附件的形式发送了出去.接着他清理了私人邮箱里的旧邮件,做完这些,他关闭了电脑,把CD装进了VCD中,按下了遥控板,整个房间轻轻得响起Bandari的悠扬乐曲.他熄灭了灯躺在床上,摘下的眼镜放在了床头柜上,他闭上了眼睛进入梦乡.
        柔和的月光洒进卧室,
        “A Moodland Night”伴着均匀的呼吸声在夜色中回荡.

喜欢这样相依的感觉!

TOP

清晨的海边没有人,只有稀稀落落的几只海鸟从海面上掠过.
        一贯早起的Lawrence迎着晨曦在沙滩上散步.早晨微冷的天气促使他在毛衣外又穿了一件风衣.海风毫无顾忌地从海上吹来,吹乱了他的黑发,也吹起了他白色的风衣.他就这样一直面对大海站着,看向最远处,没有人会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一曲<<The Purple Butterfly>>响起,打破了宁静.他随手掏出了风衣口袋里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你很无聊吗!这么早打电话过来!”他用温和的声调问“破坏者”.
        “很晚了!午饭都吃完了!还早吗!”
        “喂!黎天宇先生,我这里是法国,才早上六点多,你是不是没有睡醒啊!”
        Lawrence笑着说.
        “你也知道六点多啊!Lawrence,你在度假嘛!起那么早干嘛呀!”
        Bowie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埋怨.
        “你真是有福不会享啊!”
        “你不知道这里清晨的景色有多美!不好好欣赏感受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Lawrence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
        “不过和你说也没有用!要是你有假放一定天天睡到中午再起床!”
        “你需要这么了解我吗!”
        Bowie顺手翻着茶几上的杂志继续说.
        “对了,Lawrence,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想我过……”
        Lawrence刚说到这里却停住了.他被远处的一艘游艇吸引住了.
        船并无特别,只是立于船头的人让他注目.虽然距离很远,但是他依旧可以看出那是个女子,她和自己一样都是一身白色的打扮,白色的风衣在海风的吹拂下翻起了边角,最引他注意的是被风吹向后的白色围巾,在风中飘动,轻柔飘逸.海风吹拂着她的乌丝.黑与白的强烈色彩对比加强了视觉上的效果.Lawrence看着远处的这幅画面,脱口而出
        “真像啊!”
        “Lawrence,你说什么?怎么了?”
        Bowie听到这无头无脑的话后感到莫名其妙,翻杂志的手也停了下来.
        Lawrence回过神
        “Bowie,我找到了!”
        “你在说什么啊?”
        “就这样吧!我回到香港会call你的,我现在有急事,挂了!”
        Lawrence挂断电话,赶回别墅开着自己的黑色BMW就走了.连四姐都讶异于他匆忙的态度.
        Bowie皱了皱眉头,不解地望着手里的听筒翻白眼.
        “你明白了,我就糊涂了!这么急,着火了吗!”
       

        黑色BMW一直到了码头才停下来,Lawrence下了车就跑向停靠在码头边的游艇.
        “Excuse me! Did you see a girl who wear a white coat and a white pantaloon this moring?”
        Lawrence急切地问着船主们.
        “Yes! I saw her! She is so beautiful girl!”
        有个年长的船主想了想说.
        “Do you know what’s her name or where is she wants to go?”
        “Sorry!I don’t know!” 船主摇摇头回答.
        Lawrence似乎很失望.
        “But sir!I listened her spoke to someone that she would go back HongKong some days ago!”
        “香港?Thankyou!”
        Lawrence向船主们道谢后,重新坐进了汽车,缓缓地开回了别墅.

        当晚,Lawrence就用电话订了两张回香港的机票.整个晚上,他的脑海里一直盘旋着那抹白色的身影.

喜欢这样相依的感觉!

TOP

(二)       
        飞往H K的飞机上.

         “四姐,你困就先睡一下,到香港要很久的.”Lawrence替四姐扣好安全带说.
        四姐略点了点头.
        座位上有一叠精装杂志,Lawrence随手抽了一本,放在腿上慢慢地翻阅,也许是透过眼镜片看到的文字不是很清楚,他除下眼镜,拈着一边的镜脚,轻轻地将眼镜放到嘴边呵了一口气,另一只手扯起领带仔细地擦拭着.摘去眼镜的脸庞更显清癯.擦净的眼镜在窗口照进来的光下闪了一下.
        飞机已经起飞,平稳地航行于高空,银色的机翼在白云中时隐时现,在天际划出美丽的弧线.
        飞机头等舱内.
        坐在Lawrence身边的四姐已经进入了梦乡,身上盖着Lawrence的黑色风衣.Lawrence依旧在翻看着手边的杂志,纸张的边缘在洁白的指肚上滑过.
        对于杂志上写的八卦花边新闻,黑眸一闪而过.等再翻了几页,他不禁对香港和各地的新闻杂志系统感到佩服.刚结束的本季度的服装Show活动中各类消息已经在他手中的杂志中占到了相当大的篇幅,而手中的杂志是前天晚上出的.
        报道的标题取得极为醒目,而报道的旁边是Bowie的一张大照片,照片里的Bowie挂着他招牌式的笑容.Lawrence仔细地看了起来.
        《三颗火种未撒,服装Show难见火花》
        “本季度香港服装Show于2月19日晚8:00在香港某大会场隆重举行.各大集团总裁和下属设计师均有出席.但是由于三个重要人物的缺席,造成服装Show没有闪现火花!程氏集团依旧拿到了本次Show的最高奖,但是却不见程氏总裁程慕风Lawrence.Chang,而其下属服装设计室首席设计师Dream.L.S.再度缺席此次公开活动,更令各大媒体失望的是配饰界知名设计师Visians.Z.F.也未露面.所以服装Show的高潮一瞬而逝……”
        看到这里,Lawrence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和一缕困惑.
        “这个人……真是的,看来要知道他是谁,还真要下大功夫啊!”
        揭过这一页,Lawrence又很随意地翻了起来.翻着翻着,他的手停了下来,眼光定格在最后一页上.那是一款很Beautiful的配饰,  名字取得便如配饰般动人--------
        “心梦”
        紫色的水晶象征神秘与智能,是灵性最高的水晶。心型的坠件连在两枚交错的钯金的环上,显出浓郁的浪漫时尚气质和古典生活情调.水晶的光彩阳光下熠熠闪光.
        右下脚是一个落款------
        “Visians.Z.F.”
        Lawrence轻声地念着这个名字.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喜欢这样相依的感觉!

TOP

GMT+8, 2019-9-20 04:19 PM, Processed in 0.034658 second(s), 5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淘友网Comsenz Inc.京ICP备050058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