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最后的承诺

[同人] 最后的承诺

流川-------林保怡
聪明冷静,极为重视友情,总是小心翼翼地保护身边的人。原本性格极为爽朗,后来变得沉静。具有大将之风。飞哥的得力助手。

星云------陈慧珊
善良,温柔,不爱说话。本来是极为任性的,后来变得沉默。自小跟母亲长大,母亲去世后,一直和永炎在一起。

永炎------陈豪
冲动好胜,缺乏耐心。看似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把一切事实放在心里。深爱星云。和流川一起长大,飞哥得力助手之一。

紫萱------宣萱
聪明,观察力极强,对人极为不信任。飞哥之女,“ON NIGHT BAR”老板。外人看来,和流川是一对。

飞哥-------曾志伟
江湖上极具地位的人物。沉静,懂得善用人才。是整个故事中,知道所有事情的人。

影子-------陈慧珊
样子酷似星云。身份神秘。


  爱,到底有没有界限?没有种族的分别,没有年龄的差距,甚至可以跨越生死。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爱?

  爱可以改变一个人,从坏便好,从好变坏。

  如果,人对爱情可以再任性些,那么是不是就可以永远?

  不顾一切,真的可以永远吗?

  旁观者清,可是每一个人都是故事中的人,谁可以清?

  他们是不是真的可以再一起?





  惊险。两辆跑车在马路上上演着追逐游戏。奇怪的是,保持着安全速度的黑色跑车竟领先明显超速的跑车。或者,相比两人平常的活动,这只算是犯下小小的,不足一提的法律。

  终于黑色跑车停在一排商店前,一个男人下车靠在车旁,蓝色跑车则停在后面。另一个男人带着认输却笑着的脸走到靠在车旁男人的前面。
“我又输了。欠你一餐。”永炎
流川笑着说∶“你欠我好多餐呢!”
永炎笑而不答。
“你现在开快车没关系,可是载着星云的时候就不要了。”
“我知道啦!”永炎不耐烦地说∶“这几天我不在,你还要帮我看着那班小的。最近姓龙的那边常来找我们麻烦。”
流川想了一下∶“最近龙老大那边的确是动作比较多。不过你也要收收你冲动的脾气。”流川看着永炎不耐烦的脸,不安地说∶“你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东西?不然龙老大那边怎么会一直找我们麻烦?”
“怎么会?”永炎心虚地说∶“要是有事我怎么还会安静地站在这里。”
“永炎,你现在说,我可能还可以帮你。我不想把事情闹到飞哥那边。”流川认真地说,他知道好兄弟的脾气。
“真的没事啦!”永炎笑着拍拍流川的肩膀,可是流川还是一脸的不放心。
永炎看看四周说∶“喂!你怎么停在这里啊?星云和紫萱在前面的餐厅呢!”
流川迟疑了一下,然后说:“你自己先去吧!我在这里等紫萱。”
“可是明天是星云的生日,明天我和她到日本。今天你不。。。”
流川笑了下∶“所以你才要快点进去啊!我在这里等紫萱。”流川看到一间花店:“我想买一束花给紫萱。”
永炎一脸心照不宣地笑了。

  流川说谎了,他没有买花。他只是坐在车上,看着前面餐厅的门口。
  十分钟后,紫萱从门口出来了,随后的还有永炎,以及和永炎牵着手的星云。流川紧紧看着前方,不是看着紫萱,却是星云。
“生日快乐。。。”流川在小声地说。
  一直到星云和永炎离开后,流川才开车到紫萱面前。
“我已经帮你送给她了。”紫萱上车后说。
流川不出声,只是静静地开着车。紫萱知道他有在听,只要和星云有关的事,他都很专心地听。
“可是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把礼物收下。”
流川好像预知般地笑了下。
“流川,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流川依然看着前方∶“问吧。”
“为什么你一直都不亲自送星云生日礼物礼物?”紫萱知道即使平常,流川和星云还是有见面的。可是她发现,每一年星云的生日,流川一定会避开星云的。
流川终于看了紫萱一下∶“那是我对星云的承诺。”
“承诺?”
流川不理会紫萱的疑问∶“我载你回on night bar吧!我要处理一些事。”
  紫萱没有追问,她知道流川和星云之间的感情,从第一次见到他们就知道了。她也知道,她知道的事已经很多了。可是还是有些事,她不知道的。

〉待续〈

ON NIGHT BAR里面,紫萱收拾着东西,开始营业前的准备。流川坐在沙发的一角,听着面前的一排人的‘报告’。
“永炎这星期都不在,你们有什么事就来找我,不要打扰永炎。”流川木无表情地说。
“川哥,炎哥本来有一批交易在下星期要做的。可是。。。”
“这交易的小事,还要麻烦到流川吗?”一把雄厚的声音传来,伴随的是一个精明的男人。“跟了永炎那么久,连这一点小事都还做不好吗?”
“飞哥!”流川站起来叫到。
   原本就带着敬畏的眼光看着流川的人,现在把头点的更低了。
“DADDY!”紫萱跑过来,挽着飞哥的手。“你怎么来了?”
“这我女儿开的店,我连过来坐坐都不可以吗?”飞哥看见女儿,态度立刻由威严瞬间转到溺爱。
流川示意手下离开。
“DADDY怎么这样说话啊?”
“那还不快调杯酒给DADDY喝。。。”
“好。”紫萱其实知道飞哥有意使开自己。有些事,知道了反而不好,而且自己也没兴趣。没必要,最好就不要知道。聪明的人,就是在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这点紫萱当然明白,不过对于流川和星云的事,紫萱知道自己不应该知道,却又忍不住想去探索。

“永炎去哪里了?”紫萱离开后,飞哥坐下问流川。
“星云明天生日。永炎陪她到日本去。”流川简洁地说。
“那,永炎的事就暂时由你处理了。我知道你一向不碰交易的事。”
流川只是沉默着。一直以来,流川只是负责帮飞哥管理社团中的事,不碰毒是流川的底线。
飞哥看着流川,若有感叹地说∶“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即使不管你父亲是我的兄弟,我也把你当作自己的儿子看待了。以后,社团的事就要交给你了。”
“飞哥,你知道。。。”
“我知道,你也知道。”流川还没讲完就被飞哥打断了。∶“从你父亲去世那一天起,我就把你当作继承人栽培。即使现在把社团交给你,我也觉得很放心。”飞哥若有所指地看着流川∶“就算是紫萱,你也会好好地对待她的。”
   关于紫萱和自己,更多的是别人的误会,不过无论是紫萱还是流川,都没有好好地澄清过。一开始是因为紫萱发现了自己和星云的事,紫萱不明白,所以缠着流川。后来,紫萱弄明白了,或者是自己认为明白了,紫萱就成了流川的知己。再后来,慢慢传出了无谓的绯闻,流川不想打扰紫萱的生活,而想做出澄清,可是紫萱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流川再做澄清,就显得小气了。而且这样也可以保护紫萱,所以渐渐地误会就这样形成了。可是紫萱和流川还是让误会继续下去,甚至两人还会指对方为自己的另一半,反正紫萱什么人都看不上,有流川这样一个人物的男朋友,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反正流川心里什么人也放不下,也可以让星云放心,这样两人都无所谓了。
不过,很多时候,流川都会觉得,即使无论紫萱还是自己没有做过澄清,飞哥好像都把一切争相都放在心里,没有点破。不过,流川并不知道飞哥真正知道多少。
流川看了看手表,已经12点了,已经是星云的生日了。
“最近,社团有发生什么事吗?”飞哥迅速地转移话题。
“都还好,不过姓龙的那边最近一直来找我们麻烦。”
飞哥沉思了一下∶“龙老大近几年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我听说最近都是他儿子在帮他处理事情。”
“他儿子?”
“流川,我知道你一向不插手交易的事,可是社团迟早都会交给你。无论怎么样,你总该要知道的。”
“飞哥,这些事都是永炎在处理的。”流川不是想推卸责任,只是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
“永炎性格太冲动,做事太绝,都不会想后果。这点你要注意。”飞哥轻易的把责任推回给流川∶“我还听说永炎原本龙老大的儿子有意跟印尼那边做交易。”
“印尼?”流川想了一下∶“他们不是一向都和台湾做交易的吗?”虽然龙老大和飞哥在江湖都视对方为敌,偶尔还会有争斗,可是在交易方面,一向都是各有各的。
飞哥点点头∶“龙老大的儿子总要做点成绩出来。台湾的交易不足以满足他。”
“那现在这么样了?”
“永炎应该是摆平了。”
“永炎?”流川的疑问全摆在脸上。
“你也不知道这件事?!”飞哥想了想:“以永炎的性格,这事应该不会那么快解决的。”
流川突然想起∶“飞哥,刚才永炎的手下说我们下星期和印尼有一笔交易!”
这时,流川的一个手下,小张(张家辉饰)急急地跑进来∶“川哥! ”小张看到飞哥立刻停下,尊敬地叫到∶“飞哥!”
“小张,发生什么事了?”流川隐约觉得不妥。
“我刚收到消息,原来炎哥把龙老大的儿子打伤了,还垄断了龙老大和台湾的交易。现在他们那边带了一班人要找炎哥报仇。”
“那知道他们现在在那里了吗?”飞哥立刻说。
小张正要开口,却被电话打断了。流川立刻想起星云,永炎从小就在刀光剑影中长大,星云却。。。流川摇摇头,可能星云并不和永炎在一起呢。。。
小张按下电话∶“飞哥,川哥,龙老大的手下现在正去着炎哥的1357PUB,而且星云姐也在那边。”
流川听完,立刻冲着出去。星云不能有事,从遇见星云那一刻起,守护星云就是流川活下去的动力。是星云让流川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生活,星云不能有事。
“小张,跟着流川。立刻集合所有手下到1357去。”飞哥当机立断地说。

〉待续〈

TOP

h和a的文啊

TOP

- -楼主加油!

还有...楼上的....

TOP

GMT+8, 2019-8-19 12:02 AM, Processed in 0.023614 second(s), 5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淘友网Comsenz Inc.京ICP备050058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