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 【原创】妙手仁心2--天使之眸

【原创】妙手仁心2--天使之眸(21)

天使之眸(下部)
献给雪泥孤鸿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新约圣经※哥林多前书

(二十一)

次日 早 6:53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Paul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梦里惊醒。
Paul(穿着睡衣打开门):有事?
Diana:是我……懒虫,还没起床?
Paul:别进来,我还没换衣服呢……
Diana(大大咧咧的闯进来坐在他床上):你不会去浴室里换啊?……
Paul(非常挫败的看着她):小姐,一早来打扰我不好吧?而且,你现在可不可以坐在椅子上而不是我的床上?
Diana:你觉得太早吗?我已经等不及啦,本来昨晚我想来的,但我怕你睡着了……(说着躺在Paul的床上)你的床很舒服……
Paul:喂……要是给你爸和你爸手下看到……
Diana(笑):他们知道我一直都是这样子的,跟你没关系……
Paul:如果你没事的话请你回自己房间去睡……
Diana(不理他,想换个话题):喂,你这么大怎么还没有老婆,也没有女朋友啊?你(审视的看着他)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Paul(正在喝水,差点呛到):我……
Diana:你不会真的有问题吧……我说呢,这么好的男人怎么可能留到现在……
Paul:是,我有问题,拜托你别缠着我了好不好?我下周就要给你爸爸做手术了。
Diana:承认得这么干脆,我看就不对……你是不是受到过什么感情伤害,比如,女朋友离开了你,或者死了?
Paul:住嘴。
Diana:哈,我知道了,她没死,你还爱着她……她是什么人啊?肯定没有我漂亮吧……
Paul气得转过头不理她。
Diana(自顾自猜测):我来猜猜,说不定你们是因为误会分手的?也许她也还爱着你……那你被我爸爸抓来这里,她一定很伤心的……

晚 18:59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Paul在吃晚饭,偶尔端起咖啡来啜饮一口。
Diana出现在门口。
Paul(惊怒):你怎么有我房间的钥匙?
Diana:我在这里长大的,我要房间的钥匙还不容易?这里的人谁不疼我?谁敢不听我的话?对了,Daddy今晚不在,要不要我带你去别墅里逛逛?
Paul(有点动心,又不想利用她的纯真):不要了……
Diana:去嘛,别墅挺好玩的,除了地下一层是军火,地下三层是地道以外没什么我们不能看的……
Paul:地道?
Diana:是啊,你以为我们平时吃的东西也是用飞机从海边运来的吗?错,是用地道运进来的,还有军火……Daddy还说如果万一别墅出事,我们可以从那里逃走……晚上我带你去看看……对了,你也要给我讲讲地下二层那些笨笨的东西是怎么用的……这方面你是专家……你的咖啡很好喝的样子,我也要……

晚 21:02 琉曼岛别墅 地下一层
Diana:这些房间里都是军火了……每个房间的门牌号都是里面军火种类的缩写……这里不好玩,我们下去看手术室。

晚 22:12 香港 中环兰桂坊 After Five
Jackie坐在关心她的朋友们中间,脸上挂着微笑,眼睛里却藏着痛苦。
Helen:Jackie你什么时候出院?
Jackie:大概就是这个周末吧……
Helen:你瘦了很多……不像我,整天吃西餐,结果……
Joe: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
Jackie(笑了,抓住Helen的手):我看不见,可是我觉得你胖一点会更好看……
Henry:人好像好久没有这么齐了……上次是什么时候?
创业:上次好像是Jackie做手术之前我们撞见你和Annie在这里约会……那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了……
Annie:对哦,你还说我们俩在一起很合适,因为分开了都没人要……
创业:我只是说了句实话嘛……结果你们就都不理我……还是Paul最好,肯等我一起走……
Henry和Gil对他投去能杀人的目光。
Joe(看见Jackie脸上浮现的哀戚,十分不忍):Jackie……他一定会回来的,你应该相信他……就像他相信你一定会醒来一样……那时候我们再来这里聚会……
Annie(拥着Jackie):对,一定会有这一天的……

晚 23:47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Paul在电脑前,把今天意外的收获画成图再拍照传给警方。
一切完成后,他走到床边,坐下来开始翻看带来的《小王子》。
Paul:……在我的星球上,我有一朵花,她总是第一个开口说话……她是宇宙间独一无二的一朵玫瑰花……

两天后 中午 12:52 琉曼岛别墅 二层 刘琮’s Room
梁雨苏:这几天刘小姐常常和那位程医生在一起……还带着他在别墅里到处看……
刘琮:让她去吧。
梁雨苏:可是,程医生离开以后,会不会把这些消息泄露出去呢?
刘琮:离开?还早呢……如果他真的爱上Diana,也是一件好事,我可以把他们都送到美国去,让他们过自己新的生活……程至美……是个可靠的人呢……
梁雨苏露出鄙夷的神色。
梁雨苏:这样的话,那香港那边,是不是可以让阿三撤回来?
刘琮:急什么,我还没有确定他真的爱上Diana……那时候再叫阿三回来吧……(想起什么)哦,对了,梁雨苏,下周我做手术,你做他的助手吧,我需要你,保护我的安全。
梁雨苏:是。
刘琮(看了梁雨苏半天,忽然一笑,把她拉进怀里):来,陪陪我……
梁雨苏没有什么表情的伸臂揽住了刘琮的脖子,吻上他的嘴唇……
画面淡出。

次日 下午 15:26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Paul坐在电脑前修改手术方案,Diana坐在他床上。
Diana:好无聊……你都不肯讲你的故事来听……哎这里有一本书……《小王子》……
Paul(回头):别动那本书……
Diana(好奇的看着他紧张的样子):为什么不让动?女朋友送的?(看着Paul紧皱眉头)一定是的!……那我偏要看……
Paul:放下……
Diana:不给……(忽然哀求的看着他)我好无聊,让我看吧……我知道它对你有特殊的意义,我一定不弄坏行不行……
Paul:你说的不错……是对我有特殊的意义……我的女朋友……是以前的女朋友,很喜欢这本书……
Diana:好浪漫啊……那你们怎么没有在一起?……
Paul:我们就分手了……因为……她……爱上别人……
Diana:幸好分手了,幸好她爱上了别人,不然你被抓来生死未卜,她一定活不下去……
Paul(咬了一下嘴唇,重复她的话):幸好她爱上了别人……
Diana敏感的发现了他眼中闪过的泪光,忽然有种很特别的感觉……这个男子的温和柔雅固然叫人心动,而他的忧郁总吸引着人想走过去看看他心里藏着什么沉重的过往……她忽然心疼了他,很想不计代价的帮助他,只要能抚平他眉头的纠结……
她想说什么,但终于没有说,只是难得文静的开始看书。

(待续)

jasmine敬献

TOP

【原创】妙手仁心2--天使之眸(22)

天使之眸(下部)
献给雪泥孤鸿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新约圣经※哥林多前书

(二十二)

两天后 晚 22:03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门忽然开了,Diana冲了进来,疯了一样拉住Paul。
Diana:快走……快点跟我走……
Paul:喂……什么事啊……到底怎么了?
Diana:你是医生……快……快去救人……有人快要死了……
Paul(神色马上变得严肃):在哪里……(跟着Diana跑出门)

晚 22:07 琉曼岛别墅 地下一层某房间
Diana掏出钥匙开门,房间里很暗,Paul一时适应不了,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Diana伸手开灯,这里的灯光昏暗惨白,Paul惊奇的发现地下到处是血迹,角落里有一个奄奄一息一丝不挂的印尼女孩子。这个女孩非常年轻,看上去甚至比Diana还小,肯定不到18岁。
Paul(快步走过去蹲在女孩身边,关切的查看):你怎么了?……
女孩没有回答,眼睛紧紧闭着,身下不断流出血来。
Diana(走过来蹲在Paul的旁边):她怀孕了……他们打她,她还是不肯堕胎……就被手枪打穿了肚子……
Paul(极度惊讶难过):流了很多血……多久了?……
Diana:一个多小时了,我刚找到她……
Paul(发现女孩的心跳正趋于微弱):怕是……你在这里看着她,我去拿药来,先给她打一针强心针……
一个阴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刘琮:你们又在多管闲事了……Diana,你以为你有钥匙,就可以乱闯胡来么?
Paul和Diana惊讶的抬头,看见刘琮带着梁雨苏和他最信任的手下Johnson走进房间,Johnson看见濒死的印尼女孩忽然颤抖了一下。
Diana:Daddy……你怎么可以?……
刘琮:这是我的事情,你们两个不要管……
Paul:她或许还有救,先给她打强心针,再给她做手术……如果不想让她使用您的手术备用血库,我是O型血,可以先给她输一些……
刘琮:哼,程医生,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太幼稚了……你以为我会让你给她做手术吗?
Paul:这是一条生命啊……
刘琮:这是一条贱命……到死也不肯说孩子是谁的,肯定是岛上哪个男仆的(Johnson脸上的肌肉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我的女人背叛我只有死路一条……好了,你们不要呆在这里了,Johnson,送小姐和程医生回自己房间去,梁雨苏,叫人来换换这里的门锁。
Diana:不……Daddy……
Paul:刘先生……
他们默默的对峙了几分钟……
刘琮转身走了,Johnson对他们作出请的手势。
Paul给地上的女孩做心外压。
Diana:Johnson叔叔……这女孩好可怜,你让程医生救她吧……
Paul(沉痛的):她失血太多……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Johnson的脸上掠过一阵不易察觉的痛苦,但他的声音依然冷漠无情。
Johnson:Diana小姐,请你和程医生快点离开。
Diana(咬咬嘴唇,掉下一颗眼泪):我们走……(拉着Paul起身往外走)
Paul走出几步,好像想起了什么,脱下外套,轻轻的覆盖在死去女孩的身上。
他只穿着一件白色衬衣,脸上悲悯的表情使他看上去像一个落入凡间的天使。
Johnson和Diana都不禁动容。
Paul:Diana,我们走。

晚 22:34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Diana(伤感的站在窗前):我好难过……
Paul(勉强安慰):生命很脆弱……你不要太难过……而且对这女孩子来说……也许继续活在这岛上会比死了更加不幸……
Diana:每次我看到我Daddy做了坏事,都会好难过……我也会觉得他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我甚至可以想象那一天……可是他又是我Daddy,我不想看他死啊……
Paul:你和他很不一样……我都不敢相信你在这个恐怖的岛屿上长大,却还保留着善良纯真的心……你妈妈,一定是个好女人……
Diana: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可惜死了……在她死之前,她是可以劝服我爸爸不杀人的……(哭泣)
Paul(轻轻拍拍她的背):对不起……让你伤心了,别哭,已经很晚了……
Diana:至美……(转身扑进他怀里)
Paul(有点尴尬,却没有推开她):好了好了,不要哭,我借你《小王子》晚上看,好不好?

次日 上午 10:32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Diana:你的书我看完了……还给你……
Paul接过来很珍重的放在床头。
Diana:这本书看了会教人伤心……我喜欢里面的那只狐狸……(开始背诵)对我来说,你只不过是个小男孩,跟其他成千上万的小男孩没有两样;对你来说,我也许只不过是只狐狸,你既不觉得需要我,我也不觉得我需要你……但如果你驯养了我,我就会认得出一个人的脚步声跟别人的都不一样。别人的脚步声会让我匆忙躲回地底下,而你的脚步声,却会像音乐一样,把我从洞里唤出来……
Paul吃惊的望着她,没想到她能背下这么多。
Diana(继续背):……我不吃面包,麦子对我没用,麦田跟我也没什么好说。这很叫人难过的。可是你有金色的头发,一旦你驯养了我,会是多么的美妙,同样是金色的麦穗,就能让我想到你,我也会爱上吹拂过麦田的风声……(忽然有一颗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下来)
Paul(关切):怎么了?
Diana(马上擦掉):没事……我只是……只是……被感动了……

下午 14:27 仁爱医院 Henry’s Office
Gil(推开门探出头来,脸色严肃):Henry。
Henry:怎么?
Gil:Jackie病了……高烧……
Henry(站起来):我跟你去看她。

下午 14:34 仁爱医院 Jackie’s 病房
Jackie躺在床上,呼吸急促,脸色通红。
Henry:她怎么样?
内科医生Andrew:高烧到39.8摄氏度……怕会出现谵语和抽搐的现象……但如果能尽快退烧,应该没有大碍……对了,听说唐医生最近心情很低落?是因为程医生失踪的事情吗?
Henry(点点头):……
Andrew:她最好还是能保持比较愉快的精神状态,不然不利于身体恢复……像现在这样,估计需要推迟出院时间……她父母呢?
Gil:移民去加拿大了……
Andrew:哦,那你们要多费心照顾她……
Henry:我们会的,谢谢你。
Andrew离开。
Henry坐在Jackie的床边,担忧的望着她。Jackie睡得很不安稳,额头沁出细汗,忽然她惊叫了一声,Henry抓住她的手。
Henry:Jackie,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Jackie(不断反侧):……Paul……我怕……
Henry和Gil对视了一下,都是满脸苦恼。
Henry(对Gil):去打电话叫Annie……(轻声哄她)别怕,我们在这里……
护士来给她打了一针,Jackie又昏睡了过去,不久Annie赶到了。
Annie:不是快要出院了吗?怎么发烧了?
Henry:这几天她什么都不愿意吃,不病才怪呢……
Annie(俯身过去看看Jackie的脸色):脸色很差……
Henry:我和Gil还在上班,你在这里陪陪她好不好?
Annie:好,你们快去吧。
房间里很安静,Annie怜惜的注视着Jackie睡梦里依然紧皱的眉。

晚 22:36 仁爱医院 Jackie’s 病房
Jackie的烧依然未退,脸色更加难看,Annie忧心如焚。
Annie:怎么会这样……Jackie,醒醒……你不是一直都很坚强的吗?
Jackie(呓语,企求的):……Paul……不要走……
Annie(握住Jackie的手,很难过):他走了,还有我们在这里……
Jackie(流着眼泪):……不要走……
Annie(含泪抚摸着Jackie的头发自言自语):你看,她没有你不行……你在哪里……

同时 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Paul睡着了,依然带着忧伤的神色。
Paul(忽然惊醒):Jackie……
回答他的只有满屋静寂。
Paul:我梦见她哭了……(痛苦的闭上眼睛)。

(待续)

jasmine敬献

TOP

【原创】妙手仁心2--天使之眸(23)

天使之眸(下部)
献给雪泥孤鸿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新约圣经※哥林多前书

(二十三)

次日 早 7:45仁爱医院 Jackie’s 病房
Gordon(冲进来):Jackie怎么样了?
Annie(做手势让他小点声):发了一夜烧……刚刚打了针,睡着了……
Gordon在Jackie的身边坐下来,心疼的望着她。
Gordon:我前两天很忙……她怎么弄成这样?
Annie:你多陪陪她吧,她和你说话的时候……好像是挺开心的……
Gordon(体贴的对Annie):你累了吧,回去休息一下吧,今天我都会陪着她……
Annie(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也在这里好了。反正回去也睡不着。
Gordon在床边坐下,温柔的执起Jackie的手。Annie觉得他的这个动作和Paul很像,不由得愣住了。
Gordon:你怎么样……
Jackie(听见这声音):Paul……(紧紧抓住Gordon的手)
Gordon(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眉):是我,Gordon……
Jackie:哦,对不起……
Gordon:说什么傻话……
Annie:Jackie……
Jackie: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Annie:你知道我们担心,就要赶快好起来……

中午 12:09仁爱医院 Jackie’s 病房
Annie在喂Jackie喝水。
Jackie:谢谢你Annie……我好多了……
Annie:你呀,吓死我们了……
Jackie(忍不住问):Gordon呢?
Annie:帮你买吃的去了……
Jackie:哦,这么久还没回来……
Annie敏感的看出她脸上依恋的神色,有点担心又不想说出来。
Gordon:Jackie!
Jackie(把脸转向门口的方向,笑了):……
Gordon:雪蛤膏,要不要?
Jackie(微笑点头):谢谢你……
Gordon:哈,我就知道全香港95%以上的女性都不会拒绝雪蛤膏的……
Annie:我来喂……谢谢你Gordon……
Gordon坐在一边,微笑着看着Jackie。

次日 晚 22:32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Paul站在窗前,有人轻轻的敲门。
Paul(转身):请进。
Diana:还没睡啊?
Paul:幸好没有睡,不然不就给你吵醒了吗?
Diana(吐吐舌头):明天就做手术啦,你会不会紧张,会不会睡不着啊?
Paul(想起Jackie的那次手术):曾经会,但是现在不会了……(语气温柔的)你是不是担心你Daddy明天的手术?别怕,我会尽全力的,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Diana:恩,我相信你……(想起什么)对了,明天是梁雨苏做你的助手?
Paul:是,怎么了?
Diana:我不喜欢她……她对你很不客气……
Paul:也没有啊……
Diana:哼,神气什么,不就是我Daddy的情妇?
Paul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次日 早 6:27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有人敲门,Paul睡眼惺忪的去开门。
Johnson:程医生,刘先生要见你。
Paul(心想,这么早):哦……等我整理一下。
Johnson:好。

早 6:40琉曼岛别墅 二层 刘琮’s 书房
刘琮:程医生,早。
Paul:早。
刘琮:昨晚睡得怎么样?
Paul:很好啊。
刘琮(点点头,话锋一转):可是,我睡得很不踏实,做了许多恶梦……我梦见……(眼神阴狠的盯着Paul,不说下去了)
Paul略一思索就明白了他在想什么,这个恐怖分子可能见多了杀戮和阴谋,本能的对一切人存在怀疑。
Paul:可是,你是我的病人,就应该相信我。
刘琮:我当然相信你……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下午的手术我有事的话……你别想活着回去……
Paul:……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刘先生是华人,不知道有没有看过《三国演义》?
刘琮(不明所以的点头):……
Paul:三国演义中有一段,说到曹操头疼,就把华佗请来诊治,华佗说需要开脑(笑),才能除去病根,曹操却很生气,怀疑华佗要杀死他,就把华佗关进监狱里……结果华佗死在狱中,而曹操也死于他的头风病……今天看来,曹操脑中的“风涎”应该就是一个脑肿瘤……我当然不敢自比华佗,也不想把你比作曹操……我只是想借这个故事告诉你,医者对于病人都是一视同仁的,华佗当年并没有想杀曹操,只是单纯的想治好他……今天的我也不可能借手术之机对你不利……
刘琮(想了想,大笑起来):好!好一个华佗和曹操……想不到程医生这么渊博,口才又好!你说服了我,我信任你……好了,你去做准备吧。

上午 9:24 香港 仁爱医院 Jackie’s 病房
Jackie期待的望着门口,门开了。
Gil:Jackie,早……
Jackie(微笑中微微显出一点失望):Gil……
Gil:在等人啊?……等的不是我?……
Jackie(羞窘):没有啊……
Gil:刚才我看见Gordon,他说车坏了要送去修,可能中午才能来。
Jackie:哦……

下午 13:26 琉曼岛别墅 地下二层手术室
Paul在水流下洗手,梁雨苏对他投来不甚信任的目光。刘琮已经被麻醉。Diana在门口焦急等候,Johnson安慰她。
Paul走到手术台前,对助手们点头。
Paul(用英文说):我们开始。
无影灯下,手术开始了。
Paul:活组织钳……穿孔器……高速钻……骨膜撬……我现在撬开头骨。
Paul把刘琮的头盖骨放在旁边的托盘中,梁雨苏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
忽然动静脉血管瘤破裂了。大量的血注入容器中。
Paul:他的瘤穿了……给我血管夹……
梁雨苏:你……
Paul(无暇顾及她的指责):开始计时,我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忽然一年多以前Jackie脑手术的情景出现在他脑海中,他摇摇头试图甩掉那些可怕的记忆)
Paul一边抬眼看着灯壁上的X光片,手指忙碌着。
梁雨苏屏息望着他。
Paul:血止住了……下面我会剪掉供应血管,然后把动静脉血管瘤取出来……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手术继续进行中,梁雨苏也放松了刚才的戒备……

下午 15:02 琉曼岛别墅 地下二层手术室
Paul走出手术室。
Diana(扑上来):我Daddy怎么样?
Paul(疲惫微笑):他大约12小时后就会醒来。
Diana:真的?手术成功了?(高兴得蹦蹦跳跳)谢谢你,谢谢你!(突然在Paul脸上印上一吻)
Paul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呆在那里,Diana已经跑远。
Johnson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

凌晨 3:34 琉曼岛别墅 地下二层监护病房
梁雨苏、Johnson、David、Diana和Paul坐在病床前。
Diana(满怀期待的望着Paul):他是不是该醒了……都12个小时了……
Paul:再等等,应该很快就会醒。
梁雨苏(冷冷的):刘先生吩咐过,如果他醒不过来,就让我……哼,别以为Diana小姐能救你……
Paul(看了她一眼):我很有信心。
梁雨苏:你最好有信心……
Diana(忍无可忍):梁雨苏!你说话太过分了……程医生哪里得罪你了?
Paul(示意Diana别那么大声):嘘……
Johnson:不要吵。
David:你们看,刘先生……他好像……
Paul俯身去看,刘琮睁开眼睛。
Paul:果然醒了。感觉怎么样?
刘琮(很虚弱):很好……
Paul:手术很成功……但是你还需要配合相当长时间的药物治疗……
刘琮望着身穿白袍的Paul,忽然觉得他非常值得信任。
刘琮:谢谢你程医生,你的医术……很高明。
Diana:Daddy……
刘琮:Diana……别担心……
Paul:好了,我们让他再睡一会儿……
刘琮点点头,看了梁雨苏一眼,然后合上了眼睛休息,自始至终没有和她说话,梁雨苏怨恨的表情。

凌晨 3:45 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Paul(依然仰望星空,抱着一丝希望却又害怕出现变数) :你怎么样?……希望真的可以回去……

(待续)

jasmine敬献

TOP

【原创】妙手仁心2--天使之眸(24)

天使之眸(下部)
献给雪泥孤鸿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新约圣经※哥林多前书

(二十四)
晚 21:55 香港 中环兰桂坊 After Five
Gil:我看,Jackie八成是喜欢那小子了……反正她看不见,那小子的声音又和Paul那么像……
Henry(深思):可是……这样很不好……Jackie现在很脆弱,会不自觉的去依靠Gordon也是很自然的……但是Gordon毕竟不是Paul……将来怎么办?……等她做完手术看见了,她能接受这个样子和个性都和Paul完全不同的Gordon吗?再说Paul回来又怎么办?
Gil:我打赌,我们那块木头一定会退出成全人家……
Annie:我也觉得很不对劲,这样不行,我明天去找Jackie谈谈……

次日 上午 9:21 琉曼岛别墅 Paul’s Room
Paul再一次被Diana的敲门声吵醒。
Paul(无奈的打开门,径直走回床边,抱着抱枕倒在床上):你干吗啊大小姐……昨晚折腾了一夜还不够啊……
Diana(精神焕发):你很困?……可是我很兴奋,不如我带你走地道去海边玩吧。今天Daddy肯定不会管我们的事情……
Paul(依然很困,却因为想起国际刑警的托付而强打精神):地道?
Diana:是呀,很好玩的,走吧走吧。
Paul迟疑了一下,不想利用她的信任得到需要的信息,但一想起死在别墅里的费臻和印尼女子,又鼓起了勇气。
Paul:你出去等等,我要换衣服……
Diana(撒娇):我要喝你煮的咖啡……

晚 21:41 琉曼岛别墅二层 Paul’s Room
Paul(在电脑前画地道结构图):有点记不清楚了……反正还有照片……(用眼镜拍摄屏幕传送出去)
忽然他想起了Diana,神色有一点动摇和迷惑。

晚 21:57 香港 仁爱医院 Jackie’s Room
Annie:看,我给你带来什么?
Jackie:啊,MP3随身听……Andrew说我可以用吗?
Annie:是呀,你就快出院了呢……
Jackie:我来听听有什么歌……(迫不及待的按下开关)
音乐起,《Angel Eye》:
I know that I'm not the first one
you've had love in your life befoe me
but when your lips touched my lips
it felt like I was kissing destiny
angel eyes with your angel eyes
will you always be there to hold me
angel eyes, I am satisfied
I don't want to hear your story
……
Jackie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首歌,一时不由得呆了。和Paul相爱的幕幕往事重现眼前。
(回忆开始)
……
喝了太多红酒,Paul坐在台阶上睡着了。Jackie悄悄的凝视着他……发现他的鞋带散开了,就轻轻俯下身去给他系上……一个美丽的蝴蝶结……
……
Jackie把两个盒子推给Paul。
Paul:什么呀?(打开发现里面装满了零食,不由露出孩子气的笑)
Jackie:这些东西虽然不很值钱,却胜在够神奇唷……里面的东西是吃不完的……怎么吃都还有……
Paul:是不是真的呀?
……
Jackie和Paul在After Five吃饭,Jackie想说什么,Paul却不解其意。
Jackie(忽然侧耳听歌):这首歌,是应该和喜欢的人一起听的……
……
雨夜的码头。Paul撑着伞,静静的望着她。
两人对视,一时胜却千言万语。
……
日落的山顶。
Paul(充满希望的):明天比今天美好,后天可能比明天灿烂,将来的事情会比较有意思……
Jackie满怀爱意的望着他的脸。
……
Jackie醒来后,Paul带她去“看”日出。
Paul:Jackie,要记住,你对于每一个爱你的人,你父母,Annie,Henry、Gil,还有我,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不要放弃自己……
……
(回忆结束)
Jackie:我知道了……那时候他就知道要离开……所以才会急着带我去看日出,才会叫我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不要放弃自己……
Annie(心疼的看着她):Jackie……
Jackie:Annie,我好怕……
Annie:怕什么?
Jackie:我怕他不会回来了……那次去看日出,他说……他说,即使我离开你,你也永远不会失去我……这句话让我好怕……
Annie(轻轻替她拭泪):别怕……他说过会带你看彩虹,你要相信他……
Jackie:我是不是很坏?
Annie:怎么了?怎么这么说自己?
Jackie:我知道我不对,我放任自己把Gordon当作Paul来依赖,我知道这是不对的,对Gordon和Paul都不公平……可是我好像因为自己柔弱,因为大家都心疼我,就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沉溺于一点点虚幻的安慰……Annie,其实我知道我错了……我只是不愿意说清楚……我喜欢Gordon来看我,他坐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就幻想那是Paul……这是每天我最快乐的时候……但是……我宁可他离开我,别让我再继续利用和伤害他……
Annie(轻轻拍抚她):别哭了……对身体不好的……嘘,我都知道,不是你的错……我们都知道你很辛苦,Gordon和Paul都会谅解的,因为他们都爱你……

晚 22:44 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Paul(打电话):我要的歌曲已经收到了,真是麻烦你,不好意思,谢谢。
他挂了电话,打开电脑的音箱。
《Angel Eye》……
Paul(自言自语):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两天后 晚 21:17 香港 中环兰桂坊 After Five
Henry、Gil和Annie坐在一起喝酒。
Gil:人越来越少了……
Henry:等Jackie眼睛好了,就有四个人……
Annie:你们愿不愿意加上那个Gordon?
Henry皱眉,Gil不屑。
这时一个男子朝他们走来,正是Gordon。
三人都很惊讶,Henry和Gil对视了一下。
Gordon:对不起打扰你们,我想和你们谈谈Jackie……好吗?
Annie:请坐。
Gordon:Jackie这几天有点奇怪……她精神不好,也不太理我(Gil撇嘴)……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Gil(忍不住插嘴道):也许是她想清楚了……她爱的人根本不是你嘛……
Gordon(黯然):我知道……我也知道我永远不能取代Paul在她心中的位置……可是我想看到她开心,只要她开心,哪怕把我当作Paul的替身,我也不在乎的……
Annie动容,Henry挑眉,Gil睁大了眼睛。
Gil:你说什么?你真的不在乎?
Gordon(诚恳的):是的,因为我喜欢她……想照顾她……只要我还能照顾她……我不在乎她怎么想,不在乎她不爱我……可不可以请你们跟她说……其实我……很愿意天天在她的身边陪着她……
Annie:……你对她真的很好……

(待续)

jasmine敬献

TOP

【原创】妙手仁心2--天使之眸(25)

天使之眸(下部)
献给雪泥孤鸿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新约圣经※哥林多前书

(二十五)
晚 22:43 香港 Paul’s Home
Henry:这个Gordon……也算是个情痴了……
Gil:Jackie遇上的男人好像都不错……
Henry:因为她是个好女孩,即使是坏男人也不忍心对她不好的……
Gil:那这个Gordon……其实他今晚倒是改变了我对他的看法,我以前总觉得他不对劲,好像别有用心似的……
Henry:我也觉得他不错……但我还是觉得他哪里不对劲……
Gil:因为他追的是Jackie,你替Paul生气?
Henry:不是,我也说不上来……

晚 23:10 香港 Gordon’s Home
Gordon神色矛盾的陷入了沉思。

次日 下午 14:55 琉曼岛别墅二层 刘琮’s Room
刘琮脸色很好的坐在床上。
Paul:刘先生,从目前你的脑部X光片显示来看,你的血管瘤已经彻底切除,但是在未来的一年左右时间内,你可能还需要定期造影,继续用药,甚至使用微导管介入法对病灶进行密切观察,因为你的AVM情况比较特殊,存在后遗症或者复发的可能性(看见刘琮皱起眉头)这种可能性虽然比一般的AVM高,但总的说来还是很微小的,你基本可以放心……
刘琮:谢谢你。
Paul:那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你吃完药好好休息。我过几天会给你一个详细的治疗计划建议,如果你相信我,我离开之后,可以按照上面的方法继续监控和治疗……
刘琮(眯起了眼睛):程医生,等等。
Paul:还有什么事吗?
刘琮:我曾经问你喜欢不喜欢女人,你当时说要专心治疗……现在,你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笑)什么都可以……你如果只喜欢华裔的女孩子,我这里有一些干净的……
Paul:不……不用了……手术已经完成,我留在这里的时间应该也不会很长了吧……
刘琮:为什么不会?你很想回香港?
Paul:可是你说过……
刘琮:我是说过……你是不是很想念你在香港的女朋友?
Paul(骤然紧张):不是……我们分手了……我只是想回去工作……
刘琮:你是一个好医生,我可以理解……但是我现在希望你能考虑留下来……我想让你留在我身边,直到我完全康复……也许是未来一年,也许一直做我的保健医生,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Paul:不……在香港还有很多病人在等我……
刘琮:你说什么?
Paul:我说不。
刘琮:你以为你可以说不吗?
Paul(气愤的睁大了眼睛):……你怎么可以失信?
刘琮:我就是不守信用,你要怎么样?……
Paul为之气结。
刘琮(缓和了口气):你不要别的女孩子,是不是因为我的Diana?
这时Diana走到门口,本想进来,听到他们提到自己不由得侧耳倾听。
Paul:不是。
刘琮:你敢说你不喜欢她?
Paul:她很可爱……但是……
刘琮:这样就够了,你慢慢会爱上她的,等我的病好了我送你去美国让你和她在一起,你们会忘记这里,过着无忧无虑的富足生活……只要你答应替我好好照顾她一辈子……怎么样?
Paul:不……
Diana呆住了。
刘琮:为什么?
Paul:我只能把她看作妹妹。我们年纪相差太多了……有些事情她不曾经历就不会了解……
刘琮:哼,现在别急着决定……回去好好考虑吧……总之你最好做好在岛上常住的准备……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得留下来……
Diana悄悄离开,Paul走出门。

下午 15:02 琉曼岛别墅二楼 Diana’s Room
Diana在哭。
Diana:……我知道他不喜欢我……可是……听他亲口说出来……还是好伤心……

晚 21:27琉曼岛别墅二楼 Paul’s Room
Paul站在窗口,想着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去的香港,想着Jackie和那些常常出现在他梦里的朋友,不由得黯然神伤。
(回忆)
Jackie手术前。
Jackie:我睡着以后……会做梦吗?
Paul:这个你要问Peter……
Peter:你想梦见谁?
Jackie和Paul相视而笑。
Jackie(对Paul,轻声的无比留恋的):我想如果我能不再醒来,你一定会梦见我……
(回忆结束)
Paul:如果我不能再回来,你会不会梦见我……
一颗眼泪沿着他清瘦的脸颊悄悄滑过。

晚21:29琉曼岛别墅二楼 Paul’s Room
有人敲门。
Paul:请进。
Diana:是我……
Paul:哦……(勉强一笑)是不是来喝我煮的咖啡?你等等,很快就好。
Diana(看着他憔悴的神色不觉心痛):你是不是很难过?
Paul:我……为什么要难过……
Diana:我都听见了……因为我Daddy不肯守信让你回去……你是不是在想你的玫瑰?
Paul:我的玫瑰?
Diana:其实我能猜到……你那么喜欢看《小王子》,是因为你和他一样,也离开了自己的星球,也思念着你的玫瑰……(轻声)你一定还爱着你的女朋友……
Paul(痛苦的摇头):不……我没有……
Diana:你不肯承认是不是怕我Daddy会把她也抓来?你就是为了这个和她分手的吧?你不想她为你伤心?你一定很爱她……你放心,我不会告诉Daddy的……
Paul:反正……我是见不到她了……爱不爱,又有什么区别呢?
Diana:我可以帮你……我帮你回去……
Paul(眼睛一下被希望点亮,但他看了她一眼,心又沉了下去):不用了……谢谢你,Diana,我不想你卷进来……
Diana:我真的可以帮你……我下周要去苏拉维西岛上玩一天,我跟我Daddy说把你带去……反正Johnson也会跟着去,他会放心的……到了岛上我就把Johnson支开,你买张机票去雅加达,到了雅加达你再转机去香港……
Paul:我不想连累你……而且如果我这么走了,我怕他会对我的朋友不利……
Diana(着急):你别待在香港,马上带着你的女朋友离开亚洲,去欧洲或者美国……他找不到你,要你的朋友也没有用啊……反正到了国外你一样可以做医生……你还可以到美国来看我……
Paul:还是会连累你和Johnson的……我不想再看到无辜的人受到伤害了……
Diana:我Daddy不会对我怎么样的……他至多骂我一顿,我是他女儿呀……至于Johnson,我会把责任都承担下来,不会让我Daddy责怪他的……这个办法我想了整整三个小时,确实是可行的……我Daddy知道我喜欢你,怎么也想不到我会帮你逃走的……而且他最近身体好了很多,就会非常忙,也无暇分心……你再不走,就没有机会了……
Paul(有点动心了):可是……我还是担心你们……
Diana:受不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再这么优柔寡断下去你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你的玫瑰花啦……对啦,你这几天要对我好一点,这样我Daddy才会以为你回心转意愿意待下去,才不会对你起疑,记住了吗?大笨瓜?
Paul(点点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Diana:对你好也需要理由吗?……说得不好听,因为你笨嘛……说得好听呢……(背过脸去)因为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

(待续)

jasmine敬献

TOP

【原创】妙手仁心2--天使之眸(26)

天使之眸(下部)
献给雪泥孤鸿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新约圣经※哥林多前书

(二十六)
两天后 上午 9:25 仁爱医院 Jackie’s 病房
Andrew:恭喜你唐医生,你可以出院了……等到我们通知你你再回来进行角膜手术……
Jackie:谢谢你。
Gordon:Hi,Jackie,您好,胡医生。
Andrew对Gordon友善的点头,然后走出了病房。
Gordon:我来帮你搬家。
Jackie:谢谢……我的东西不多……
Gordon:好啦,不要跟我客气。
Jackie(忽然很感动):Gordon……Annie跟我说了……你对我真好……可是……
Gordon:别说这些啦,看看东西落下了没有,听说你很喜欢丢三落四的……

中午 12:33 Jackie’s Home
Jackie :谢谢你,Gordon,真不好意思麻烦你。
Gordon:你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饭。
Jackie:要不然我做东西给你吃啊?(忽然想起自己看不见)……
Gordon:提醒我了,我的手艺不错的,你要不要尝尝?
Jackie:啊……那怎么好意思?
Gordon:就这么说定啦,你家里有什么原料?
Jackie:你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吧……

中午 13:01 Jackie’s Home
Jackie和Gordon一起吃饭,Gordon帮Jackie把菜都夹到碗里。
Jackie(歪着头微笑):这是……蘑菇炖豆腐?
Gordon:对。
两人会心一笑。Gordon发现自己可能真的爱上了面前的女孩,感到担忧和恐惧。

两天后。
上午 11:23 苏拉维西岛 乌戎潘当
Diana:Johnson,我要和程医生要去海边看长城博物馆,你替我去亚尼A街取一下我在那里订的咖啡豆……
Johnson:咖啡豆就叫人送来吧,我跟你们一起去海边……我怕你们不安全……
Diana(瞪他一眼):有你跟着才不安全……喂,Johnson,你要敢来当电灯泡别怪我下次在Daddy面前给你小鞋穿……
Johnson:那……Diana小姐,程医生,你们小心。
Diana(对着他的背影做鬼脸):你自己小心才对(对Paul)我们走吧,我买的机票是两小时以后的……还可以一起吃个午饭……

下午 13:10 乌戎潘当机场
飞向雅加达的航班就要起飞了。
Paul:Diana……要说再见了……谢谢你……
Diana:你会记得我吗?
Paul:当然会。
Diana:看见《小王子》就要想起我……我好喜欢书里的狐狸,我甚至觉得我就是那只狐狸……我知道我不是你的玫瑰,她是宇宙间独一无二的玫瑰……我只是地球上的一只狐狸,因为你驯养过我,所以我也是独一无二的……即使你不能一直待在地球上,一直驯养我(眼泪掉下来)我还是谢谢你(哽咽)把我变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狐狸……
Paul(温柔的替她拭泪):对不起……我……
Diana:不要说对不起……我知道你不可能爱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也并不是一开始就喜欢你,那时候我只是喜欢看你的样子……我真正喜欢你是因为你说起她的时候,你的眼睛在悄悄的哭泣……所以你应该回到你的星球上去,这样的你才是我喜欢的呢……
Paul:Diana,其实……我是有英文名字的……叫做Paul……
Diana(含着泪笑):原来你叫做Paul……(看表)时间到了……
Paul:你真的确定你们没事?
Diana:放心吧。
Paul走上飞机,向她挥手。
Diana:走吧……再见了……Paul……(挥手)记得要对你的玫瑰花负责任啊……
飞机起飞了,Diana依然伫立在那里,泪水依然滚滚而下。

下午 17:22 琉曼岛别墅 二层 刘琮’s 书房
刘琮(接电话,勃然大怒):什么?跑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我还以为他回心转意爱上了我女儿……好……(满脸恨意)既然这样,找人帮着阿三马上把那个女人抓来……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还要不要她……
梁雨苏:我早就说……不该让他们在一起……其实也不必生那么大的气,身体要紧……(替刘琮拍拍胸口,又倒上一杯茶)我们可以再找一个脑科专家……
刘琮(对她大吼):不行……我就要程至美……我至少相信他不会害我……我一定要把他弄回来……我要让他后悔从这里逃走……
梁雨苏:那Diana和Johnson怎么处置呢?
刘琮:把Diana送回美国去,给我叫人好好看着她,不许她再给我捣乱……Johnson这个笨蛋,叫他到我房里来……
不久后,别墅里响起一声枪响,很多侍卫和手下都出了一身冷汗。

晚 18:18 Gordon’s Home
Gordon正在打电话。
Gordon:为何还要抓她?……你们就这么肯定抓到她他就会回去?……如果没有作用,是不是会放了她?……我当然……没问题……就今晚?……这么急?……好吧……8点我带她出海……
他挂了电话,手竟然有点发抖。

晚 19:53 一艘游艇上
Gordon停了锚,Jackie和Gordon站在船头。
Jackie(不解的):为什么要晚上出海?
Gordon(因为有心事而心不在焉的):晚上的风景很美(忽然想起Jackie看不见)哦,我是说,晚上海面上的空气很好,风也很舒服……
Jackie(有点疑惑却没有往别处想):是很舒服……
Gordon(忽然问):Jackie……如果朋友骗了你,你会怎样?
Jackie(笑):原谅他咯,还能怎样?
这时另一艘船只已经悄悄的靠了上来,两个黑衣人跃上了船尾。
Gordon:如果给你带来了很大的损害呢?
Jackie(心无城府的):认倒霉咯,谁叫他是我朋友呢?
Gordon(动容):难怪他们说你是天使……
忽然有人用枪指着他们。
黑衣人A:老三,干得好,果然骗到手。
Jackie(感到不妙,转向Gordon):他们是谁?
Gordon:(对Jackie)别怕……(对黑衣人冷笑)哼。我改变主意了。
黑衣人A:什么,你敢背叛首领?
Gordon:她是我朋友,我不会把她交给你们的。
黑衣人B:哟,动了真感情了……那也可以,用这小妞把他引回去,首领一高兴小妞还不是一样归你……
Jackie(似乎明白了什么):你们……
黑衣人B:小妞我知道你看不见,你不要动,子弹是不长眼睛的……
Gordon忽然变了脸色,飞起一脚踢飞了一个黑衣人手中的枪,同时一枪打中了另一个黑衣人的脑袋。身手极其敏捷。
然后他抱起Jackie准备弃船跳海,他知道这里离海岸不远,很快就会引来海岸警卫队的注意,起码这样Jackie就安全了……
此刻他一扫白天的犹豫不决,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哪怕拼却性命不要,也要怀里的女子安全。
他是个孤儿,后来成了恐怖组织的杀手,从没有爱过人也没有被爱过,而现在他爱上了一个人。
也许对于一个杀手来说,爱上一个人只能意味着一件事,死亡。
他没有发现船上又多了一个人,枪已经瞄准了他的脑袋,扣下扳机。
“砰……”
Jackie惊慌的听见身边男子倒地的声音,她扑到他身上,摸到了一手的粘热,她也曾经是个医生,她知道那是血。
她很害怕,但是哭不出来,她用手在他身上摸索,试图找到他的伤口,想替他堵住源源不断流出的鲜血。
Jackie:Gordon……你怎么样……你会没事的……
Gordon:对不起……我从一开始接近你就是有目的的……
Jackie:没关系……没关系……我原谅你,你不要说话……你流了好多血……
Gordon:Jackie……我好后悔带你来……我……我……
黑衣人:别管他,跟我们走吧……他活不成了……
Jackie:不……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Gordon:他们抓你……是因为程医生从岛上逃走了(Jackie露出惊喜的神色)……你要自己小心……
Jackie:Gordon……
可是他的手在她的手中渐渐失去了温度,她曾经救过很多人,这次却眼睁睁的看着朋友在身边死去。
Jackie:你们救救他……好不好……我跟你们走,你们救救他……
忽然一只手粗暴的拉起了她。一个声音问道:阿三怎么处置?
另一个声音回答:扔进海里……
Jackie:不……(拼命挣扎着跪下来用身体挡住Gordon)
黑衣人:嗬,看不出真有感情……看来这个小妞抓回去也没用了……
Gordon(奄奄一息的抓住Jackie的手):我……我真的喜欢你……
Jackie的泪滴落在他脸上。Jackie没有看见,他很安慰的闭上了眼睛,甚至嘴角还有一个笑意。
黑衣人:小妞,他死了。起来,跟我们走。
Jackie突然跳起来抓住了船头的栏杆,想翻身跳到水里去,无奈她眼睛看不见,身体又还很虚弱,一个黑衣人很轻易的扭住了她的手臂。
黑衣人:性子还挺烈……
Jackie(继续徒劳挣扎):放开啊……你们太卑鄙了……我不会跟你们去的……我不要拖累他……
可她没能说下去,一块沾着乙醚的帕子捂住了她的口鼻,她失去了知觉……

(待续)

jasmine敬献

TOP

【原创】妙手仁心2--天使之眸(27)

天使之眸(下部)
献给雪泥孤鸿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新约圣经※哥林多前书

(二十七)
晚 20:58 雅加达街头公用电话亭
Paul(一边讲电话一边警觉的环视):……我在雅加达……
电话的另一端 国际刑警专员:请注意安全,我们马上联系雅加达的警方,你立刻可以去警署寻求帮助……
Paul:……我不想回香港,我怕他们对我的家人和朋友不利……
电话的另一端 国际刑警专员:没问题,我们会安排你去美国暂避……如果你希望家人同行也可以,但是需要马上和她取得联系……
Paul:好……对了,别墅的照片和结构图都都收到了吗?
电话的另一端 国际刑警专员:放心,收到了,谢谢你,你对我们的帮助很大……我们可能很快就可以攻上琉曼岛……等到抓到刘琮和他的手下,你就可以回香港了……

Paul(讲电话):Henry……
电话的另一端 Henry(激动):Paul!你在哪里……
Paul:我刚刚逃出了那个岛……我在雅加达,可能会在警方的帮助下先去美国暂避……你们不用担心我……Jackie好吗?她在哪里?我想带着她一起走……
电话的另一端 Henry:Jackie……她晚上和Gordon去海上,但我刚才打她手机,她没有接……
Paul(马上意识到了什么):海上……她是不是出事了?
电话的另一端 Henry:应该不会吧……
Paul:快报警……她很可能已经出事了……

Paul(讲电话):还是我,程至美,你们不要联系雅加达的警方了……我的女友可能失踪了……
电话的另一端 国际刑警专员:我们马上调查……
Paul:我等你们的消息……如果是真的……那我就不去美国了……我回琉曼岛去……
电话的另一端 国际刑警专员:程医生,请冷静一点,你回去会很危险的……
Paul:如果他们真的抓了她,她会更危险,她是女孩子,眼睛又看不见……
电话的另一端 国际刑警专员:好,我们马上去调查她的去向,有消息怎么联系你?
Paul:我两个小时后再给你们电话。

晚 23:00 无人的街头。公用电话亭。
Paul(讲电话):……她果然被刘琮的人带走了……我今晚就回岛上去……
电话的另一端 国际刑警专员:程医生,请千万小心。我们会尽快安排营救行动的。

Paul(讲电话):Henry……
电话的另一端 Henry(自责的):对不起……我们没有保护好她……
Paul:听着,不是你的错……我会回琉曼岛和她在一起……不要担心Jackie,我会保护她……
电话的另一端 Henry:Paul……我们担心你……
Paul:别担心,我要走了,记得让Gil吃药……你要好好照顾Annie……问候Joe和Helen他们……相信我,Jackie会平安回去的……

次日 早 8:27 苏拉维西岛 乌戎潘当
Paul下了飞机,直接来到上次和Diana、Johnson一起住过的旅馆,Diana曾经告诉他这家旅馆暗底里和刘琮是有联系的。
Paul走进旅馆,前台执事看见他显出吃惊的样子。
Paul(走过去用英语说):不必吃惊,我就是上次那个人,我要回岛上去见刘先生,请尽快给我安排。谢谢。
执事对他点点头,就走进里面去。

早 9:12 琉曼岛别墅 二层 刘琮’s 书房
梁雨苏给刘琮倒水吃药,这时候电话铃响了。
刘琮(阴沉的拿起电话):怎么事……(冷笑)回来了?这么快……(点点头)给他安排一艘快船,就这样……(放下电话)果然回来了……
梁雨苏(惊讶):你说程至美?
刘琮:除了他还有谁?……看来我们抓对了人,他还是很在乎那个女人……哼,我会让他后悔逃走,害得我折了阿三这个好手……
梁雨苏:你要对他怎么样?
刘琮(冷峻的看了她一眼):你问得太多了……
梁雨苏吓得一噤。
刘琮(拿起电话):让Bob来见我。

早 9:16 琉曼岛别墅 二层 刘琮’s 书房
刘琮:你弟弟怎么样?
Bob(毕恭毕敬):首领手下留情,他感激不尽。
刘琮:到底怎么样?
Bob(没有表情):那只手废了……
刘琮:但幸好命保住了,对吧?
Bob(大声的):对。
刘琮:你知道是谁害了他吗?
Bob(抬头看着刘琮,似乎不是很明白):请刘先生明示。
刘琮:那好,我就直说,今天下午那个医生会再回到岛上……我先把他交给你……给他点厉害瞧瞧,也让Johnson去看看出气……但是不要过火,我还需他留在我身边给我治病……看他斯斯文文的,估计一点皮肉之苦就够他受的了……也不许侮辱他,要是他受不了自杀了……(看了Bob一眼)
Bob:属下不敢。
刘琮:好,然后把他送到我这里来,我希望那时他已经领教了我的厉害,但我又不想看到他缺手断脚伤痕累累……
Bob:属下明白。
刘琮:还有更重要的,问问他在离开岛上这段时间里有没有报警……我谅他是不会,但是还是需要你替我问一下……
Bob:是。

下午 16:23 海上
Paul站在窗口,海风吹动他额前的发,他的脸色沉重却毅然。上次的逃亡由于Diana的缘故轻易成功,所以此番的回去也许会因此而平添艰难。他甚至可以想象到曾经对他待以上宾之礼的刘琮得知他的出逃会有多么恼怒,而这些恼怒恐怕都会化成今天的惊涛骇浪。
想清楚以后,他的心里却是一片澄明和镇定,他知道,只要他还有用,Jackie就还是安全的,这就够了。因为只要她平安,他就无所畏惧。

晚 18:13 琉曼岛
Paul下了船,登上了和上次一样的飞机。

晚 18:27 琉曼岛别墅
Paul下了飞机,已经有人在飞机下等他,他深吸了一口气,步履从容的走过去。

晚 19:53 琉曼岛别墅 二层 刘琮’s 书房
刘琮坐在沙发上。
Paul走进来,头发和衣服稍稍有点凌乱,脚步也不是很稳,表情却宁静如常,他朝刘琮走过去。
Paul:她怎么样?
刘琮一言不发的扬起手,对着他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他用了惊人的力气,而Paul却只是用手擦掉嘴角的血迹,淡定的看着他。
Paul(毫不畏惧的重复问道):她怎么样?
刘琮惊讶的看着Paul,知道刚才的一个多小时手下肯定不会让他好过,没有想到他居然还可以保持这样的从容镇定,更没有想到他并没有被自己的武力折服,正相反,经历这一番折磨的他此时表现出来的气势,甚至盖过了他的外表给人的文弱印象,竟然给刘琮一种威压的感觉……
刘琮(对峙了几分钟,不知怎么软化了):她现在很安全,就在这座别墅里。
Paul:如果还需要我的话,最好对她客气些。
刘琮:放心,我们不会动她的。我知道你是为了她才会回来的。
Paul:我要见她。
刘琮:不行。
Paul:我要确定她是安全的。
刘琮:要不要我叫人剁下她一个手指送来给你看?
Paul(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刘琮得意的发现他还是有弱点的):既然你把她抓来是为了我,为什么不让我见她?如果你希望我在这个岛上待下去,就把她交给我照顾……
刘琮:我怕你带着她一起逃走……在我确定你不会再逃走之前,你都不会再见到她……
Paul:过多久你才能确定我不会再逃走?
刘琮:这个很难说……要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你尽职尽力,我想过不了多久你就可以见到她。
Paul:我今晚要确定她是安全的。
刘琮(不耐烦的拿起电话):Johnson,让那个女人说句话。(把听筒交给Paul)
话筒里,Jackie惊恐的问:说什么?
刘琮(抢回话筒):听见了?
Paul无语。

晚 20:12 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Paul走进房间,坐在床上,眼睛里满是担忧,神色憔悴。

(待续)

jasmine敬献

TOP

【原创】妙手仁心2--天使之眸(28)

天使之眸(下部)
献给雪泥孤鸿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新约圣经※哥林多前书

(二十八)
晚 22:43琉曼岛别墅 二层 Paul’s Room
很轻的敲门声。
Paul(立即惊醒,走到门边轻声问):谁?
Johnson:Johnson,程医生,开门。
Paul(惊奇的打开门):Johnson,什么事?
Johnson(闪身进来,担忧的打量Paul):程医生,你不要紧吧……
Paul(微笑):我不要紧……谢谢你……很抱歉连累了你……
Johnson(摇摇头示意他不必道歉):别说了,跟我去见唐小姐……
Paul(惊喜):谢谢……可是……
Johnson:奇怪我为什么帮你?……因为上次那个死去的印尼女孩子,她的孩子是我的……我没有勇气救她,你却给她盖上了你的衣服……成全了她最后的尊严……所以我会尽力帮助唐小姐和你……

晚 22:51琉曼岛别墅 地下一层 Jackie’s Room
Johnson和Paul推门进来,房间里光线很暗。
Jackie(受惊的跳起身来看向门口,警觉的问):谁?
Johnson:我带程医生来见你了……
Jackie(不敢置信):Paul……
Paul(望着思念已久的面容,声音竟然哽咽了):是我……
Jackie:Paul!……(朝他一步步摸索着走过来)
Paul(快步上前):别怕……我在这里……(拥她入怀)
Jackie(紧紧抱着他):Paul……你真傻,为什么要回来……
Paul:我怎么会扔下你呢?……
Jackie:可是……
Paul(轻轻拍着她):不用担心……我很好……
Jackie(怔怔的,好像想起了什么):可是……Gordon死了……(眼泪终于滴落下来)
Paul(不敢置信的):什么?不是他把你带到这里来的吗?
Jackie:不是他……他本来是要把我带到这里来,可是他想救我,就被他们打死了……(流泪)是我……我害死了他……
Paul:不是,不是你害死他的……你别这样……Jackie……
Jackie:是我害死他的,要不是为了救我他不会死……要不是爱上我他就不会死……
Paul(颤抖了一下):他……还是爱上了你……
Jackie:他对我很好很好……我生病的时候他守着我……我出院他来帮我搬家……他还给我买了地球仪和东南亚的地图册……你不知道他对我多么好……他还说,他愿意做你的替身,只要能陪在我身边……他是有目的的,可是我相信他说的话和他做的事是真心的……
Paul(恍惚的):他对你真的很好……其实,是我害了他……如果我不逃走,如果我留在这里,就不会这样……他就不会死,你也不会被抓到这里来……你们就可以好好的在一起……他会替我陪你看彩虹……都是我不好……
Jackie:Paul……
她忽然感到有凉凉的水滴在她的手上,她惊讶而心痛了。
Paul:我没事……
Jackie:你哭了……你不要哭……你不要难过,当然不是你的错……受苦最多的就是你了……不要自责,Paul……我……我虽然觉得很对不起他,但是我没有爱上他……
她抱住了他的脖子,想亲亲他的脸,但是他却忽然颤抖了一下。
Jackie(警觉的放开手,觉得很不对劲):你怎么了?你的脖子怎么了?
Paul(试图掩饰):没什么……
Jackie(伸手轻轻触碰,感觉到他虽然极力控制却忍不住又颤抖了一下,是伤口,她愣住了):你到底怎么了?
她徒劳的睁大了眼睛,好像这样就能看见似的,她不敢再碰他的脖子了,抓住他的手。
Jackie:你到底……到底怎么了?
Paul:不要怕,我没事,真的没事……
Jackei:你受伤了……
Paul:我没事……我不疼,一点都不疼……你要不要摸一下……
他把Jackie的手放在自己脖子上,但Jackie飞快的闪开了。
Jackie:不要骗我……为什么还骗我……为什么总是不肯告诉我?……我知道你怕我担心怕我伤心……可是这样我更担心,更伤心……(许多的思念和悲苦终于涌上心头,她哇的一声哭了)
Paul(心疼的替她拭泪):别哭……我不疼……
Jackie: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我能看见……为什么我还是看不见……
Paul:不要这样,Jackie……别伤心……
Jackie(流着泪却看不见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告诉我……他们……他们把你怎么了……
Paul:真的没什么,他们问我出逃以后有没有报警,我说没有,刚到雅加达就得知你被抓走,然后就返回来了……他们不信……然后用测谎议……(轻笑)我当然没有说谎啦……
Jackie:然后呢?
Paul:然后Johnson马上出来救我了……我被带去去见了刘琮,然后回到房间……
Jackie:不对……他们拷问你吗?他们打你了?
Paul:没有,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Jackie(知道他不肯说,心里非常难过,却反而镇定下来):有没有酒精和纱布……这种伤口不处理要发炎的……
Paul(不在乎):别担心,刚才我在房间里已经简单的处理过了……对了,你吃过晚饭没有?(温柔的)答应我,我走了以后不要害怕,早点睡。
Jackie(心疼的抱着他,脸贴在他的衣服上低低的说):你要走了吗?
Paul:是呀,我不能待太久,刘琮万一发现我不在房间里,会连累Johnson先生的……
Jackie(乖乖的点头):恩,我知道……就让我再抱你一会儿(留恋的抱着他不想放手)
Paul(在她耳边说):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相信我……
Jackie(流着眼泪):恩。你自己要小心……
Paul(生怕控制不住自己,飞快的抽身出来):我要走了……
Jackie伤心欲绝的表情……

两天后 上午 9:01 别墅地下一层 某房间
梁雨苏在查看这几天监视器的记录,看到Jackie关押的那间房间的记录时她的眼神忽然变得专注起来……
她凝视着屏幕上相拥的两人,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她摸到自己一脸眼泪,被自己吓了一跳,自从她被刘琮掳到岛上的第二天开始,她就再没有流过泪,她曾经以为再也不会有任何事情让她流泪了。
(回忆开始)
七年前,年轻的梁雨苏和她的男友阿新被掳到琉曼岛上。他们被绑在一起带到刘琮面前。
梁雨苏(拼命挣扎):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刘琮:梁雨苏……你真的不记得我?好好想想……
梁雨苏(努力回忆但还是一脸茫然):我真的不记得了……
刘琮:四年前,你还是实习医生的时候,我曾经是你的病人……我爱上了你你却拒绝了我……甚至还忘记了我……(转脸看着阿新)你就是她的男友?
阿新:我……我……(恐惧的看着刘琮)
刘琮(嘲弄的看着梁雨苏):你的眼光不怎么样啊?做了你的男朋友都不敢承认?
梁雨苏(惊讶的看向阿新):你……
刘琮(对阿新):既然你不是她的男友,我可以放你走……那条船可以送你回去(下巴指着停泊在岸边的一条小船)
阿新:好……谢谢老板……谢谢大哥……
梁雨苏(努力克制住不让眼泪掉出来):阿新……你……
刘琮示意手下解开阿新的绳子。
阿新:阿苏……你就跟着刘老板吧……(说完跑向海边的船)
梁雨苏默默的握紧了双拳。
刘琮:看到了吧……爱情是个骗人的东西……(发现梁雨苏充满恨意的盯着阿新的背影)是不是恨他,想不想杀了他?昨天他还在你枕边誓言要守护你一世和你同生共死……今天他就把你一个人扔给我,独自寻找自由去了……他不会不知道我想对你做什么吧……这样的男人,这样的爱情,值得你托付吗?值得你相信吗?
梁雨苏(忽然说):你杀了他,我跟你……
刘琮:什么?我没听见,再说一次……
梁雨苏(迸出了眼泪,大声的):你帮我杀了他……我做你的女人……
刘琮点点头,拔出手枪对准阿新的背影,砰的一声,阿新晃了晃倒下了。
刘琮:跟我走吧。
(回忆结束)

上午 11:23 琉曼岛别墅一层 梁雨苏’s Room
Johnson:梁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梁雨苏(表情冷漠的):你是他最信任的手下,你知不知道别墅里地下一层的房间里都装着监视器的?
Johnson(想了想,知道昨晚的事情败露了):我去向刘先生请罪。
梁雨苏:慢着……这次不会打断你一只手那么简单了……你想去找死?
Johnson(回头望着她):……
梁雨苏:我已经把录像带抹掉了……
Johnson(惊讶这个冷酷著称的女人居然会帮助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梁雨苏:我不是为了帮你……程至美肯为了他爱的女人回来……我怕这样的男人死了就绝种了……你以后做事情小心点……(忽然恶心)
Johnson:你不要紧吧……
梁雨苏(睁大了眼睛,如临大难):……

(待续)

jasmine敬献

jasmine:终于重逢啦,大家顶吧

TOP

【原创】妙手仁心2--天使之眸(29)

天使之眸(下部)
献给雪泥孤鸿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新约圣经※哥林多前书

(二十九)
几天后 深夜 23:22琉曼岛别墅二层 Paul’s Room
有人急促的敲门。
Paul(惊醒,跑过去开门):怎么了?
Johnson(焦急的):程医生……
Paul(害怕的睁大了眼睛):是不是Jackie出事了?
Johnson(喘气):没有……是梁小姐……你快去救她……
Paul(连衣服也顾不上换):快带我去……她到底怎么了?
他们匆匆下楼。
Johnson:她……怀了刘先生的孩子……
Paul(颤抖了一下,想起上次那个印尼女孩子的惨死):刘先生……为什么不要那个孩子?
Johnson:梁小姐知道自己怀孕想偷偷从岛上逃走……刘先生把她抓回来……已经逼她喝了堕胎药……可是中午喝的,现在胎儿还没有打下来……她流了很多血,我怕是要支持不住了……
Paul: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Johnson:刘先生不许……他刚刚出去……到了,就是这里……
深夜 23:25 琉曼岛别墅一层 梁雨苏’s Room
梁雨苏躺在床上,血已经染红了整床被褥,看来她已经痛苦了整整一下午加上一个晚上,但她并没有发出呻吟。
Paul(马上上去查看她的状况):你怎么样……(充满同情的)你很坚强……(习惯性的安慰)不要怕,没事……
梁雨苏:……程医生……不要管我……(声音嘶哑)刘琮他会……
Paul(执着的):我不会让你有事……(叫Johnson)来帮忙,我们把她搬到地下二层去,她需要做手术把胎儿取出来……
Johnson:可是刘先生随时可能会回来……
Paul:管不了那么多了……
梁雨苏(气若游丝):……他会杀了你的……
Paul(不顾她的建议抱起她,示意Johnson开门):我是医生……我不会看着你死……
深夜 23:59 琉曼岛别墅二层 手术室
Paul和Johnson忙了很久,终于把梁雨苏安顿手术台上开始输血了。
Paul(给梁雨苏戴上氧气罩):Johnson,可能要请你帮我了……我一会儿要给她做麻醉,请你帮我监视那个仪器上的数字……还有血压……
Johnson(担心的):只有我们两个,行不行啊?……
Paul:对了,你能不能叫几个手下?再把唐小姐带来……她虽然看不见,你们有什么操作问题都可以问她……
三十分钟后。
Jackie:你们大致明白了吗?
Johnson和手下:明白了。
Paul:麻醉生效了,我们开始。
这时门被推开了,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
刘琮:不许做。
Paul(皱眉看着她):你只是不要这个孩子……你想让她也死掉吗?
刘琮:不错……谁叫她背叛我?
Paul:她并没有背叛你……她只是想保护她的孩子,有错吗?……
刘琮(眯起眼睛):你知不知道这个岛上从没有人敢反驳我,也没有人敢违背我说的话。
Paul(和缓却坚定的):我不想反驳你……可是我希望你……让我救她……她现在很危险,如果不赶快手术把胎儿取出来,恐怕就要撑不下去了……Johnson先生,请递给我剪刀,我们开始……
Johnson为难的看着刘琮,脸色犹豫。
刘琮:Johnson,不许给他。
Paul(看了他们一眼,自己走过去拿起剪刀):听说她已经在这里很多年了……她毕竟是你的女人,难道你真的要看着她死?……
刘琮:我就是要看着她死……她生死都是我的人,一切都由我安排。
Paul(觉得他不可理喻,放弃说服,看了一眼仪器上的数字,自顾自的准备下刀):Jackie,拿着纱布,就是你手边那个,对,压住,没错……
他一抬头,忽然一把手枪顶住了他的额头。
刘琮:让她死,听见没有?
Paul:我是医生……
刘琮(失去耐心的重复):让她死……
Paul:我对你还有用,我知道你不会杀我……(果断的下刀,血渗了出来,Jackie本来在很紧张的听着,敏感的注意到了,用纱布压紧伤口,便于他继续剪开,动作依然熟练,几乎让人以为她是可以看见的)
Paul无声的看了她一眼,唇边绽放了一个骄傲的笑意,而Johnson和他的几个手下都被他们的默契惊呆了。
刘琮(恨恨的):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你以为全世界只有你一个脑外科医生吗?
Paul(无暇顾及,紧张的看着仪器上显示的数字,手指在染血的腹腔中寻找子宫的位置):我找到了……现在要把死胎取出来……
Jackie:血压会不会太低?
Paul:还好,应该还能支持一会儿……
刘琮(被他们的镇定彻底激怒了):停下……不然的话……(Paul依然没有看他,紧张的忙碌着,刘琮忽然把Jackie拉过来,Jackie惊叫了一声,他满意的看到Paul抬起头来)我就杀了她(枪口顶住Jackie的太阳穴,Paul脸上的表情明显的变得焦灼,刘琮笑了)怎么样,害怕了吧……你如果不愿意看见这个女人死在你面前,就给我停下……
Paul:……
Jackie:Paul……继续做啊……换了是我我也会继续做下去……我们是医生啊……对我们来说,为了挽救病人的生命是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
Paul(痛苦的闭了一下眼睛,但又马上睁开,声音居然还保持一贯的淡定):刘先生早上吃药了吗?以您目前的身体情况,我建议您不要太激动……你现在是不是感到有点头晕,好像脑子里有什么隐隐跳动,微微的疼?
刘琮(愣住了,好像确实有点晕,脑子里好像真的有什么隐隐跳动微微的疼,他脸色变了):不要耍我……你到底要不要她死?
Paul(叹气):我说过你的AVM情况比较特殊,存在后遗症或者复发的可能性,而目前你使用的微导管介入法会导致你的脑血管无法负荷像这样暴怒的情绪,相信我,如果你继续保持这种状态,脑出血的可能性会很大……
刘琮(掂量了一下他的话,显然对自己的健康比较在乎,于是有点不甘的放开了Jackie):……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Paul(冷静的继续做手术):等我做完这个手术,明天上午我会去您的房间和您详谈这个问题……
刘琮:哼……(转身要走)Johnson,带这女人回去关起来……
Johnson(抱歉的看了Paul一眼):唐小姐……请跟我走吧……
Jackie:Paul……
Paul(语调温柔):我可以的,你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一定累了,回去休息吧,相信我,她会没事……
Jackie无奈的跟着Johnson出了门,刘琮也带着其他人走了,手术室里变得很安静。
Paul:我已经取出了死胎,这就给你缝合……你坚强一点……
凌晨 3:14琉曼岛别墅二层 手术室
Paul脱下染血的白袍,疲惫的望着依然昏迷的梁雨苏。
Paul:你很勇敢……(想起Jackie的勇敢,浮起一个深情的微笑)
Johnson轻轻的推门进来。
Johnson(惊喜):她没事了?
Paul(点点头,极其疲劳却喜悦):还需要输血和静养……现在最好不要搬动她……
Johnson:好,我会找人来看着她的,程医生……(望着Paul)你和唐小姐……都很值得敬佩……
Paul:我们是医生,应该做的。
Johnson:回去休息吧,明天你还要和刘先生谈话……(忽然凑近Paul,轻声的)你说的那些,脑出血什么的……是真的吗?
Paul(微笑着对他眨眼,也轻声的回答):我当时很害怕他对Jackie不利……所以不能对说过的话完全负责……
Johnson(还是不解):那为什么……刘先生对我说他确实感到头晕,好像脑子微微的疼?
Paul:这个不能告诉你……不然我还怎么混饭吃啊?(笑)我现在也头晕,要回房去睡了……Jackie睡了吗?
Johnson:唐小姐已经睡了……程医生,您放心,我会小心照顾她的。
Paul(拍拍Johnson的肩膀):谢谢你。

(待续)

jasmine敬献

TOP

【原创】妙手仁心2--天使之眸(30)

天使之眸(下部)
献给雪泥孤鸿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新约圣经※哥林多前书

(三十)
上午 10:29 琉曼岛别墅二层 刘琮’s Room
Paul哄好了刘琮,从房间里出来,却看见Johnson一脸焦急的等在门口。
Paul:找我?(Johnson点头)Jackie出事了?(Johnson摇头)……是梁雨苏?(Johnson点头,转身就走,Paul紧跟着)
上午 10:36 琉曼岛别墅地下二层 手术室
满地都是血……
Johnson和Paul走到病床前,血泊中的梁雨苏已经命在旦夕,还有血不断从她手腕上触目惊心的伤口中涌出来。
两人都看过很多流血的场面,此刻也都有点心惊。
Paul(一边去看血压计的示数一边焦急的问):怎么会这样……你不是找人看着她吗?
Johnson:她早上醒来,就把所有人赶出去,自己反锁在里面……她以前经常这样,谁都以为她脾气又犯了……刚才才发现她摔碎了药瓶割腕了……
Paul(知道已经没救,很难过的俯下身去看她):为什么不懂得珍惜生命呢?
梁雨苏(忽然睁开了眼睛,想说话,Johnson和Paul都侧耳去听,梁雨苏看着Johnson):我……跟孩子要葬在一起……我恨刘琮……(挣扎了几下,又看着Paul,眼里充泪)我……羡慕唐小姐……你这么爱她……谢谢你……让我相信……世界上还有爱情……只是……我没她……那么幸运……(目光渐渐涣散,死了)
Johnson:梁小姐……她还不知道……昨晚你为了救她冒了那么大的险……
Paul(深深叹息):救她是我的职责,而生命是她的选择……也许……她觉得陪着她的孩子会比较安心……我们应该尊重她的决定……
他们不知道,此刻刘琮站在门外,咬紧了嘴唇,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回忆)
十一年前。
四十岁的刘琮坐在病床上,二十二岁的实习医生梁雨苏走进来,一袭白衣,清丽的面容,对着刘琮微微一笑,让他以为自己看见了天使……
(回忆结束)
刘琮(极低的无人能听见的声音):阿苏……你真的不懂我吗……我其实很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他流下了一滴混浊的眼泪)
三天后 上午9 :02 琉曼岛别墅二层 Paul’s Room
Paul从刘琮的房间回来,打开自己的房间的门,忽然看见Jackie站在窗前。
Paul(惊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Jackie!
Jackie(转过头来,笑得很灿烂):Paul!
Paul(走过去抱着她):他……肯让你和我在一起了?
Jackie(幸福的点头,依偎在他怀里):你房间里有很好闻的咖啡的味道……
Paul:来,我给你煮咖啡……苏拉维西海域的咖啡香味很浓郁……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天使咖啡……对了,电脑里有一首你喜欢的歌……(说着打开音箱)
《Angel Eye》响起,两人相视微笑。
几日后 深夜 23:44琉曼岛别墅二层 Paul’s Room
忽然有激烈的枪声响起,Jackie惊醒,Paul拍抚她。
Jackie:岛上……出事了吗?
Paul:这几天我都觉得有点不对……可能是救我们的人来了……
这时,床头的电话铃急促的响了起来。
Paul(拿起电话):……
刘琮(阴沉的声音):快到地下三层来,我们准备走了。
Paul:发生了什么事?
刘琮:别问那么多,警察攻进来了……想活命的话就跟我们走……
Paul:走地道吗?
刘琮:你别天真的以为警察来救你了……我已经在别墅里安了定时炸弹,很快就爆炸……如果你不跟我们从地道走……你就和他们一样活不了……
Paul(紧张的):别墅要爆炸?别墅里的人怎么办呢……
刘琮:少废话,带着你的女人到地道来,三分钟,你不到就别怪我们不等你……
电话断了。
Paul:Jackie……我送你到地下三层去,你跟刘琮他们一起走……
Jackie:你呢?
Paul:我要去通知别墅里的国际刑警和仆人侍卫……别墅可能很快就要爆炸了……我们得赶快了……(拉着Jackie往门外走)
Jackie(挣扎):不……你不走我也不走……
Paul:快……别墅里的人太多,我怕大家逃不出去……
这时一个警察迎面而来,警察拿着手枪警觉的看着他们,忽然认出了他们。
警察:你们是香港仁爱医院被绑架的两个医生……
Paul:快去疏散人员……别墅要爆炸了……
警察:真的?什么时候?
Paul: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炸弹的威力多大……
警察:如果是真的,我怕很多人都跑不出去了……很多人被刘琮和他的手下打伤……
Paul:那我们去找炸弹,看能不能清除……
警察:你对这里很熟悉?哦,别墅地形图就是你提供的(很仰慕的看着他)
Paul:你叫人去看看地下三层,那里有地道通向海边,刘琮马上就要逃走了……如果门没有封死的话,看看能不能先把一些受伤的人运出去……还有(指着Jackie,不容商量的)帮我把她带走……她看不见,你要保证她安全……
警察(拿出对讲机说了几句):我是本次行动的高级指挥官,已经指挥他们按照你的建议去做了……那现在你和她一起去地道吧,我们一定要尽力保证你们俩的安全……
Paul:我不走……我要去找炸弹……我想……我应该可以找到的……
Jackie:Paul……我要留下来跟你在一起……
Paul: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高级指挥官:你真的确定可以找到?
Paul:我们去找,我已经想到了几个地方……
高级指挥官:我跟你去。(这时来了另一个警察,向他敬礼)好,把她带走……
Jackie:不,我也想到了几个地方……Paul……
高级指挥官看着Paul,Paul很矛盾的点点头。
Paul(握住Jackie的手):我们走……
别墅里一片混乱,有受伤的警察,有受伤的恐怖分子,有哭叫慌乱的侍卫和女仆……但是国际刑警已经基本控制了局面。
别墅二层 他们在检查刘琮的房间。
Jackie:看看有没有挂刘琮妻子的照片……
Paul(正把墙上刘琮妻子的照片拿下来,仔细查看后面的墙):看过了,不在这里……
高级指挥官(听着对讲机,面色严肃):知道了……(对Paul)地道的门封死了……炸弹如果爆炸,势必引燃地下一层的大批军火……谁都逃不出去……
Paul:知道了,我们再找……
高级指挥官(知道希望很渺茫,但是目前这是唯一生存下去的可能):好,我调集人手帮你找……
别墅二层 他们在检查刘琮的书房。
Paul:也不在这里……叫人去地下一层看看,我记得那里有一个监控室……
别墅地下二层 他们在手术室里转了一圈。
Jackie:我觉得不会在这里……
高级指挥官:地下一层监控室里没有……
他们又找了几个地方却都没有发现,时间已经越来越紧,他们似乎都听见了死神临近的脚步声。
Paul(轻声问身边的Jackie):你怕不怕?
Jackie(微笑不语):……
Paul(望着她甜蜜的笑容,忽然想起了什么):还有一个地方……
Jackie(也恍然,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梁雨苏……
别墅一层 梁雨苏的房间
桌上并排放在梁雨苏和她的孩子的骨灰盒,显然还没有来得及下葬。
Paul(沉着的查看,声音里透着惊喜):炸弹在这里……
高级指挥官(长出一口气,拿起对讲机):通知所有人,炸弹找到了,在别墅一层,停止搜索行动,叫拆弹专家来,其他人继续救护我方和敌方的伤员……
Paul(很担忧):只剩下5分钟了……
行动中配备的拆弹专家马上赶来了。
拆弹专家(为难的):这个炸弹的结构很复杂……我怕时间不够……
高级指挥官:是吗?能不能试试……
拆弹专家:我会尽力的……
大家都紧张的看着拆弹专家的手指灵敏的跳动……不同宗教的人向各自的神祈祷着……时间仿佛凝固了。
Jackie:Annie告诉我,她送给我们一对天使娃娃,她说你发现只要拨动这两个娃娃的翅膀,他们手中的书会打开……
Paul: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拆弹专家(忽然说):现在这两条线,剪断其中一条,炸弹就失效了,可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没有把握……
Paul(走过去看,愣住了):为什么……这么像人脑组织的神经线?……
拆弹专家(被提醒了):如果我告诉你这颗炸弹的结构真的很像人的脑组织……你有什么建议?
Paul(沉吟):我会建议你……剪断这根……它的位置代表中枢神经……
拆弹专家(看着Paul):我相信你的感觉……
在所有人心惊肉跳的凝视下,他剪断了那根线。
定时炸弹上显示的时钟在这一秒停住了。
拆弹专家(冷静的声音透着欣喜):成功了。
他的宣布意味着这个别墅里所有人都死里逃生了。忽然有人欢呼,于是欢呼此起彼伏。
Paul(紧抱着Jackie):你安全了……
Jackie:我们安全了……回去香港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Paul(微笑着望着她,正要说什么):……
有人进来:报告,刘琮一行人已经在海边被抓住了……
高级指挥官(对Paul):还是要谢谢你,给我们提供了详细的地道出口……不然他如果逃走,就后患无穷。
这时人群中有人颤抖了一下……是Johnson……他因为受伤,换上了仆人衣服,混在别墅的男仆中间,没有被人发现。他的脸色变得雪白,他无声的拿出一把枪。
……
Paul慢慢的倒下去,依然紧紧的抱着Jackie。
Jackie(惊慌的扶着他):Paul……你怎么了……(摸到他肩上的血,整个儿呆在那里)
已经有人扭住了Johnson:高级指挥官,是刘琮的侍卫长……他混在人群里……
Jackie:Johnson……你为什么这么做……你不是我们的朋友吗?
高级指挥官:快点找医生来……
Johnson:我没想到……你们背叛了刘先生……
高级指挥官:把他带走……
Johnson离去前,神色复杂的望着Paul,他忽然发现自己还是希望他活下去……虽然他们信念不同,却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成了真正的朋友……
行动配备的医生来了。
医生:伤势很重……
Jackie(心碎肠断):Paul……
Paul(使尽全力睁开了眼睛,深情的看着Jackie):爱……是永不止息……
在他握着Jackie的手松开的刹那,Jackie晕倒在他身边。
(下部完)

jasmine敬献

TOP

GMT+8, 2019-12-8 12:20 AM, Processed in 0.045475 second(s), 5 queries,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淘友网Comsenz Inc.京ICP备05005829号